评论: 杨善勇

广告

显然的是,此时此刻,巫统的党內党外,感受和看法都不一样。这一边,炮声轰轰,提起马哈迪医生,说到希望联盟,一丝可不留情。那一边,则是有所保留,感情和语调不似过往。

妇女组主席莎丽扎才绝,台上演讲,只供给百万党员,两个黑白分明的选择:一个是纳吉领导的国阵政府,一个是太上皇帝林吉祥(Maharaja Lim)的在野党阵线。

言下之意,还用说吗?总之,「初恋情人其实一点也不漂亮。」巫统代表大会巫青团团长凯里说的,可不是经验谈,而是別有所指的政治语言:当初,(马哈迪当权之日),党国里外,人人诚诚惶恐,终日不休。

耐人寻味的是,本地马来艺人可不买账,心里念旧得很。除了演员诺法迪雅公开力挺土著团结党会长马哈迪医生,主持人阿祖尼(Aznil Nawawi)专访首相纳吉,还当场挑起民生的困蹇。

爵士乐天后西拉玛吉也跟著插上一嘴:「东西贵,令吉弱,费用高,工作少。债务高筑,非我所欠,马来西亚人都被压得沉不过气了。」推特一出,急速被转发5000次。

是不是惊天动地的海啸,目前言之过早。但是,可以体会,党大会的声音,不足定调马来族群的想法。市场被搞成这样,家家户户捉襟见肘,钱不够用,自顾不暇;怎么可能还会追捧明星和歌星?

那些年,商人有鱼翅,百姓有鸡腿;这些年,日子確实如坐针毡,股市惊悚,匯率惊嚇。西拉的推文,如果確能触动民心,引发共鸣,十百千万地继续传下去,最终將会造就怎么样的影响?

广告

而且,感情的事嘛,纠结纠缠,剪不断,理还乱。恋爱的对象长得美不美,不是凯里说了算;而是情人的眼里出西施。那么,回想初恋之前缘,日子的纯朴,自然甜到心底。马哈迪医生若是选民的白马王子,谁还忘得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