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起粤式点心中的流沙包,对普罗大眾而言绝对不会感到陌生,尤其是在国內外的各大点心茶楼,都可轻易品嚐到內馅含有浓郁咸蛋黄香或香甜黑芝麻味的传统流沙包。

然而,突破传统味蕾,內馅以榴槤、绿茶、巧克力,甚至是芝士製成的流沙包,你又可有品嚐过?

没错,在霹州的布先,就有一名在点心界打滚已有12年的聂玟辉,选择逆传统而行,耗时数年研发出逾10种更接近现代人口味的新式流沙包。

现年33岁的聂玟辉在中学毕业后,与大部分的霹州年轻人一样,因家乡缺乏工作机会而选择前往新加坡谋生,並在偶然的机会下,进入国际知名的小笼包连锁专卖店內充当一名小学徒。

他透露,当年只有19岁,但获得公司的赏识,一路获得培养及提拔,从学徒逐步擢升为小组组长,最后更成为泰国及新加坡各大分店的小笼包技术总监。

不过,一心想创出自己一片天的玟辉,並没有满足于此,他在2014年时,毅然决定放弃本身的高新职位,回流家乡创办「香满城」小笼包专卖店。

「只可惜,小笼包专卖店的概念无法获得怡保民眾的接受,几乎每位进『香满城』的顾客,都询问店內是否有出售其他点心,而许多顾客在得悉我们只卖小笼包后,都不再回头。」

转跑道获生机

因此,聂玟辉指在经营「香满城」一年后,基于生意欠佳而被逼关闭,但庆幸的是在「香满城」结业前的半年,他趁空档时特別生產传统流沙包,並让弟弟到茶室售卖,取得民眾不俗的反应,所以他决定孤注一掷,从「小笼包」转换至「流沙包」的跑道。

「初期,我也只是生產咸蛋黄及黑芝麻两种馅料的传统流沙包,但为了吸引更多顾客的青睞,我在全职投入生產流沙包的短短数个月內,一口气研发出另外4种口味的流沙包,其中包括红豆、花生、莲蓉及芋头,並取得顾客好评。」

同时,隨著顾客的接受程度逐渐提升,聂玟辉表示,目前他已研发出更贴近年轻人口味的巧克力、绿茶、芝士,还有榴槤口味的流沙包,以开拓更大的市场。

在入驻更贴近百姓的咖啡店后,聂玟辉也再下一城,打造更专业化的「溏沁」流沙包专卖店,吸引不同的顾客群。
在入驻更贴近百姓的咖啡店后,聂玟辉也再下一城,打造更专业化的「溏沁」流沙包专卖店,吸引不同的顾客群。

人手生產 探討引入机器

聂玟辉指出,目前设立在布先的流沙包生產线,平均每天生產1000粒流沙包,但此数额並非市场的极限,而是因为他的人手有限。

「我们现在还是全人工生產流沙包,从烹煮馅料、製作包皮到包裹,全部都是人手生產,因此每日所能生產的流沙包毕竟有限。」

因此,聂玟辉表示,他正在寻策提升流沙包產量的方法,其中包括进入半机器的生產模式,不过大前提是不能够影响流沙包的品质。

除此之外,他也指往后不排除会申请清真食品执照,以开拓友族同胞的市场,將独特口味的流沙包,介绍给友族同胞品嚐,但是他现在会先考虑將流沙包「精品化」,以进入商场內售卖。

「精品化的概念,就是將流沙包弄得更精緻及巧小,再將不同口味的流沙包都放进精美的容器中,好让顾客也可將流沙包当成礼品送给亲友。」

咖啡店摆档贴近百姓

有別于传统的点心茶楼所售卖的流沙包,聂玟辉更希望本身所生產的流沙包能更贴近平民百姓,所以他选择专攻消费大眾化的普通咖啡店或小食中心。

聂玟辉指出,其所生產的流沙包没有供货予高档的点心茶楼,而是亲自前往咖啡店及小食中心设立档口售卖,好让更多的百姓无需前往高消费的点心茶楼,也可品嚐到不同口味的流沙包。

「目前,由我及弟弟以『爆浆包旺』为名设立的流沙包摊档,已成功入驻怡保区內的5个地点,並站稳阵脚,其中包括华林市、布先、翠林城、怡保旧街场及市区。」

与此同时,他指在怡保以外,则批发给其他代理售卖,且成功销售至柔佛、马六甲、彭亨、雪隆及吉打等地。

惟他坦承,虽然选择在大眾化的咖啡店设摊售卖,其所售卖的流沙包价格,与点心酒楼並无相差太多,其中原因是生產原料的价格高昂,如每生產两粒流沙包,就需要一颗咸鸭蛋,使他无法將售价定于过低。

他说,为了让民眾重新定位流沙包,他在兼顾咖啡店及小食中心档口的同时,目前也与友人合作,在怡保上环18设立了另一间名为「溏沁」的流沙包专卖店。他解释,「溏沁」流沙包专卖店主要是让鲜少前往咖啡店的顾客,也能购得他所生產的流沙包。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