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使用普及化, 商界、娱乐界及媒体界都看准这股潮流趋势,纷纷使用网络平台进行各类宣传。近年来,我国朝野政治人物也善用社交媒体的平台,进一步以影片或是面子书的直播方式,直接进行政策及政治上的宣传。

根据通讯与多媒体部公佈的调查显示,在大马2450万名的网络使用者中,共有89.3%的人会瀏览社交媒体,面子书更以2130万名用户稳坐榜首,因此面子书自然成为我国政治人物最喜爱使用的社交媒体。

民主行动党柔州宣传秘书兼士乃州议员黄书琪坦言,事实上,这是市场环境使然,因为面子书一向来鼓励用户使用图像的呈现方式,进而鼓励使用影片及直播。「大家都被面子书推著前进,因此政治人物或商业使用者,当然也倾向使用能更轻易接触到民眾的方式。」

她举例,该团队曾直播其中一场咖啡店论坛,单在面子书的观看人次就达7万8000人,从中显示面子书直播功能的广泛触及率。黄书琪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针对国內政治人物喜爱使用社交媒体达到政治宣传,作出上述分析。

「现在的年轻人不习惯阅读长篇文字,年长者也无法长时间透过荧幕阅读,因此影像成了很好的宣传媒介,但需要有趣的题材,人民不喜欢死气沉沉的內容。」

练习如何面对镜头

她认为,影片及直播虽然带来了不少好处,但这对于善于面对镜头的政治人物来说,就较为佔上风,反观一些不善于面对镜头的政治人物来说,就会处于劣势。「面子书的直播功能正好让政治人物好好练习如何面对镜头。」

马华巴西古当区会主席陈书北一向热爱录影,不时也会上载自己製作或是拍摄的影片或透过直播的方式,让人民掌握资讯。

他所上载的影片类型眾多,包括水灾或火灾现场实况、政府工程进度或是各类活动等,其中,柔佛再也水灾的影片更获得数十万人的观赏人次。

「人民拥有知情权,他们想要知道政府做了什么事,地方上又发生什么事情,所以影片和直播正好让他们掌握资讯,我之所以自己掌镜拍摄,也因为这样才可最即时让人们知道事情的面貌。」

陈书北常出席活动,也常是镜头下的主角,却不担心自己因此而成为政敌攻击的对象。「身为政治人物需要与时並进,既然直播已成为潮流,它也不是一件坏事,所以我们需调试自己,適应被拍摄及学习拍摄技巧。」

网络点击率不代表大选支持率

对于广告宣传来说,网络上的点击率往往是主要参考数据,但是对于政治来说,网上的点击率则无法与大选支持率相提並论。

黄书琪说,她不认同点击率等同于支持率的说法,她认为政治人物必须去观察网民的反应,因为有些转载影片或是直播的人,是为了批评而不是支持。「现在面子书影片及直播方式,正好可让政治人物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我们也需做更多的功课,以免失言。」庄迪澎分析,除了死硬派,中间选民投票往往是受到选举期间各个因素的影响来决定。

「就如传统的讲座会,在野党的出席者一般上会比执政党多,因为在野党的演讲內容比较辛辣,在野党议员的社交媒体影片也有相似的原因,使得他们的影片会比执政党来得受落。」

他举例,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面子书不时会公佈一些新政策內容,因此关注其面子书的人不代表就是支持首相,而是方便获悉一些政府最新消息,在野党领导人的社交媒体的情况也是如此。

应交专业处理 避免粗制滥造

媒体评论人兼台湾世新大学传播学博士候选人庄迪澎认为,很多人迷信于新媒体和社交媒体的非凡能力,以为它们即时且无远弗届的触达能力必能帮上大忙,可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社交媒体只是「舟」而非「水」,其实际效果则需视各方面的客观条件。

「你能『划舟』,但效果如何也需看『水』如何,除了技巧好不好之外,还得看客观条件,如整体政治气候、当时有无特殊事件或课题、使用者的形象等等。」

他举例,若一位政治人物的形象不好,无论在社交媒体如何包装形象,效果都適得其反。

此外,他也认为,我国政治人物所上载的直播或是视频宣传,普遍上都是粗製滥造。「当社交媒体已成为日常,政治人物欲使用直播、视频宣传时,还是得投入资源,让专业的来做,因为即便是政治宣传,也需有一定的要求,內容得有水准及深度,可以的话,也需具备三语。」

他直言,我国很多政治人物还是停留在「我最懂」的思维,认定公眾只懂肤浅的內容,所以大家都做「肤浅」的內容,民智也因此永远不会进步。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