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智障,林原利无法跟上学习进度,才上学不久就輟学,之后在家帮忙协助打理家务,这些年来,他只能做散工或在住家附近拾荒,以换取微薄的生活费。

林原利小时候不慎从摇篮坠下,因而弄伤头部,上小学时,因为没办法学习,家人才发现他有学习障碍,唯有让他留在家里帮忙。

其父母育有3男5女,而林原利排行第5,姐妹皆已各自有家庭,林原利则与两位兄长的家庭成员一起居住在阿依沙叻新村祖屋,并在两名兄长及亲友接济下,才得以生活下去。

林原利把拾荒得来的物品变卖换钱,作为生活费。
林原利把拾荒得来的物品变卖换钱,作为生活费。

无法看懂时钟

隨著两名兄长年事渐高,现年55岁的弟弟林原利却依然懵懂过日,也无法与他人沟通,更无法看懂时钟,让家人均非常担心其未来的生活及费用!

目不识丁的林原利从小在家帮忙扫地及晒衣,不然就跟著父亲帮忙工作。由于他必须要有人指导才能做工,因此多数时间都在家做家务,约30多岁时,他曾在附近的菜园协助进行清理工作,只维持约一年,而薪水相当低。

虽然他较后前往工厂打散工,但是因为本身胆固醇过高,导致他容易入眠,基于健康问题,最终他只是在该工厂工作了一年余。

有时候,他则在住家一带拾荒,把塑胶瓶、饭盒、牛奶罐、铝罐、纸皮等环保物品拾回家,或有善心的人士把有关物品送给他,让他转售换钱,帮助家用,但是每几个月才出售逾百令吉,杯水车薪。

所幸的是两位哥哥帮忙接济他,其中担任鱼贩的大哥负担其一天两餐的膳食费,林原利有时则帮忙附近的邻居杀鱼,赚取微薄的酬劳。

厨房的木板经歷风吹雨打的摧残,已经出现破洞,但是林原利及家人却没有经济能力维修。
厨房的木板经歷风吹雨打的摧残,已经出现破洞,但是林原利及家人却没有经济能力维修。

兄长年事高 自身也难保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林原利的大哥林如明(69岁)及二哥林如育(64岁)年纪逐渐年长,皆有各自的家庭,很多时候都自身难保,其中二哥林如育与妻子施文斯皆为残障人士,并育有一名体弱的女儿。

施文斯也在家协助做手工或晒蝶豆花(俗称蓝花),如绑卡片,以帮补家用,但收入却少之又少。「蓝花的重量很轻,晒了约一年的蓝花,只有约两公斤重,收入仅约60令吉。」

蓝花的重量很轻,晒干后的蓝花每公斤售价只有约30令吉。
蓝花的重量很轻,晒干后的蓝花每公斤售价只有约30令吉。

他们除了依靠福利金,只能自己靠有关微薄的收入,以及亲友的资助,才能勉强糊口,还需接济懵懂无知的弟弟。

至于林原利则患有心臟病、糖尿病、高血压等病症,视力也开始模糊,经常要出入中央医院复诊及拿药,这一两年虽然成功申请到福利金,还是不足以应付开销。

由于林原利每天必须服食多种药物,其家人也贴心地为他准备每日药盒,让他定时服药。

林原利每天必须服食多种药物,其家人贴心地为他准备每日药盒,让他定时服药。
林原利每天必须服食多种药物,其家人贴心地为他准备每日药盒,让他定时服药。

白蚁蛀蚀 木屋漏水

林家3兄弟及家庭成员就居于阿依沙叻新村的一间陈年板屋,虽然一些木板已经被白蚁蛀蚀,但是却没有经济能力维修,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其中厨房的木板也经不起风吹雨打,被侵蚀的木板出现一个个破洞,屋顶也出现漏水情况,林家希望民眾给予协助,除了协助林原利的生活费,也能够维修破烂的住家,让家人能够安枕无忧!

木板经白蚁蛀蚀后,留下一个个坑洞。
木板经白蚁蛀蚀后,留下一个个坑洞。

【爱心捐款】

有意捐款者请在新闻见报的3个月內,以支票或网上转账方式,將义款交至本报。一旦逾期,本报將把支票按址退回,或自动转入东方慈善公益基金內,协助其他有需要人士。

採用网上转账,我们的银行户头是Maybank 5140-7500-0321 Oriental Daily Sdn Bhd(Charity Account),请把转账单据连同捐款人资料、地址、电话及受惠人名字列出,电邮至charity@odn.my,或传真至03-26926336,不需要收据者无须提供地址。

採用支票者须在支票背后註明受惠者名字林原利(LIM HUANG BEE)。支票抬头写上「Oriental Daily Sdn.Bhd(Charity Account)」,寄至本报吉隆坡办事处:Wisma Dang Wangi,38,Jalan Dang Wangi,50100 Kuala Lumpur。询问电话:03-26916336。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