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十月陪同那个年轻爸爸,到处採购奶粉的经验很特別。千里迢迢,为一罐罐的牛奶而来。酒店附近的商店没货了,搭车到北欧那个最大的广场找。一口气全部买下,后来发现身上没零钱,他一个人走了好几公里的路回来。

但是,货源还不足够应对。那个傍晚,会议过后我们坐巴士到赫尔辛基继续瞎拼奶粉。折腾兜转,总算接下来一年宝宝所需的奶粉,都准备周全了。我们鬆了一口气,可是,心里伤感。

没有想到,类似的故事,这里现在也有了。《东方日报》报道,一名婴儿疑似奶粉之故呕吐不止,接获投报调查之后,发现乃是冒牌货,唯有通报国內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执法!

耐人寻味的是,州贸消局局长凯鲁安华透露,8月当局已经接获奶粉生產商投诉此事云云。何以磨蹭拖沓,前后长达三、四个月之久,才在12月7日从5间药剂店及便利店行动?

商人没有祖国,自然没有问题。但是,所有的生意,都有一条涇渭分明的底线,不能只顾厚利,任意越界。但是,显然的是,道德之圭臬嘛,只是课堂的读本;儘管洋洋洒洒,千万不要信以为真。

否则,细读记者会上局长所揭露的魑魅魍魎,天下父母必然如坐针毡,忐忑不安了:目前流入市场的贗品,可能由不良商家用「来路不明的粉未,与正版奶粉掺合在一起再包装」合成。OMG!

镜头的另一面,是法国奶粉製造商兰特黎斯(Lactalis),因为旗下奶粉疑受沙门氏菌污染,导致德国幼童生病,紧急宣佈全球大回收。两地的反应,说明了什么,反映了什么?

亚洲社会向以为傲的所谓东方价值观,显然大不如洋人坚守的防线。奶粉的生產所投射的,不只是国家体系的闪失,部门管理的失责,同时流露了商人的口不对心,何止墮落?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