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郑庭河

广告

质言之,一宗教自家的「洁净」观念和標准,不管如何引经据典或创意詮释,惟若对于非教徒来说,並未能令其「心悦诚服」而主动认可、认同的话,那实在不能无顾非教徒的喜好而强硬施加于公共领域,因这毕竟是漠视人权的。

当然,部分教徒的確有权追求自家宗教的「洁净」標准,其生活的各个方面都能获得遵守、实现,但如此追求也得先符合一些条件。首先,不能理所当然地认为所有教徒都得严格遵照有关標准。毕竟,现代社会奠基于个体,不能將宗教之下的个体都打成笼统一块,只许有一种想法、一种態度、一种立场。个体要如何履践其宗教標准,不该由部分教徒来强制规定。

易言之——严格来说:不只是对于非教徒,若有部分教徒被迫在公共领域遵守有关標准的话,实际上已属漠视人权了。现代社会实在不应有所谓「道德警察」的制度,即动用公权力来迫使个人服从宗教法或习俗所规定的事务。公权力只当用来管世俗法范围之內的事,其他的至多只能通过宣导、教育、规劝等柔性手段来完成。

撕裂社会征兆

第二,「洁净」標准只能在彼此达成基本共识的教徒之间有效,对于没有如此共识的非教徒(乃至教徒),它实在不能用来引申至一个人自身是否「洁净」。换言之,教徒不能因非教徒不认同、不遵守有关「洁净」標准,就判定他们是「不洁净」的。所以说,人们不能因非教徒不忌口一些肉类或饮料,就判定其血液和器官是「不洁净」的,不能接受其捐血或捐献器官。

如果一社会纵容非教徒在公共领域也被使用某宗教的自家標准来判定其人是否「洁净」、「正当」或「正义」的话,那绝对是个顛覆、撕裂社会的危险徵兆。教徒即便可以试图营造一个尽可能「洁净」的开放空间,但有关「洁净」的標准和要求,只能针对「非人」的事物,而非人本身。是以,因主观认定或猜测非教徒「不洁净」而对其人做出差別待遇,那是绝对不能被接受的。

广告

比方说,某些教徒坚信吃素是「洁净」或「正义」的,那其大可在所经营的素食馆里公告:「谢绝荤食」,不愿遵从者大可不必觉得被冒犯,换別家吃就好了。但若这素食馆摆明的是:「只接待教徒」或「只接待素食者」的话,那就是明目张胆的漠视人权了。

一般上,现代社会对「个人」是特別敏感的,就是有某种个体的主体性、权益及尊严的界线是绝对不能被「僭越」的。如果这个界线单凭一宗教自家的標准就轻易被跨越的话,那就是开始倒退回前现代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