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谢诗坚

马来西亚有一个独特的族群,我们称之为「峇峇与娘惹」(Babas & Nyonyas)。

虽然有人说,峇峇和娘惹的诞生始于15世纪到18世纪之间,即在明朝郑和七下西洋(公元1405-1433)后留下一批人在马六甲生活,而生下了当地出生的华人。也有说,在清朝入关后(公元1644年起),有较多的华人南来定居在东南亚各地。但真正开启华人大量南来则始于1840年鸦片战爭之后。

因为英国在1786年及1819年开闢了檳城及新加坡后,急需大量劳工从中国南来;尤其是在1826年將檳城、新加坡和马六甲组成「海峡殖民地」(即华人俗称的三州府)后,更需要源源不断的华人下南洋。这就是英国发动鸦片战爭的其中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拿下香港(1842年)作为中国华人南来的跳板。

土生华人仍保持传统

当这些人在马来亚和新加坡乃至印尼定居下来后,他们所生的第二代、第三代乃至第四代就成为「土生华人」或称为「海峡华人」。

第一个成立的「峇峇公会」是在1900年,全称「海峡殖民地英籍华人公会」(Straits Chinese British Associations),后来易名为土生华人公会(Peranakan)。

根据约翰甘默(John R.Clammer)所著的《海峡华人社会》中这样说:「海峡华人」及「海峡土生华人」是不同的概念,前者指来自中国的华人或称为「新客」;后者指在海峡殖民地土生土长的华人。土生华人基本上受英文教育,他们不承认是华人,而自认为「英籍民」。

很显然的,所谓土生华人是把自己西化,不论在思想上或语文上,但仍操作福建语音的巴剎马来话。这些人也在早期得到英殖民政府的赏识,被聘用在政府部门担任文员。不过他们並未把自己「伊斯兰化」,而是保留华人的宗教信仰或信奉基督教,乃至在衣著上及节日庆典上都保持中国的传统。

在这方面,林建寿(早年是劳工党强人,曾任社阵秘书长,后期加入马华)的回忆录中对土生华人有重要的见解。他的著作《金色沙滩的鸟瞰》(The Eye Over the Golden Sands)里说,「峇峇与娘惹」自称为土生华人是要区別他们与中国人有所不同。这些人受英国西化的影响,也操英语,形成走向西化的先锋,以使檳城成为这个世纪的第一个现代化的国际社会。

虽然他们对中国的传统感到骄傲,但他们喜欢被归纳为本土人,远胜于被划为中国人。抑有进者,峇峇和娘惹也发展自身的生活方式,容易被英国文化同化,並在最终使他们成为东西方交匯的桥樑。但他们的愿望未能落实,因为英殖民政府认为东方是东方,西方是西方,两者不可能交匯在一起。

峇峇族群受漠视

因为身份(英籍民)不被认同,导致峇峇在抗日战爭上不热心。战后,当討论到独立时,峇峇一族终于感觉到需要政治领袖出面爭取,不然他们將丧失所要追求的地位。

一向以来,峇峇一族视本身拥有「特別地位」,甚至自视为「土地的儿子」,但因宗教关係,被排除在外。加上没有团结的声音,且远离政治,他们变得少有作为(既然是非穆斯林,在法律上就不能被列为拥有特別地位的马来人或土著)。

结果峇峇一族通过海峡殖民地华人公会派遣一个由连裕祥(橡胶业鉅子,曾任树胶公会主席及韩江董事长)为团长的代表团,前往英国准备会见英殖民大臣署官员提呈备忘录,以保护檳城的华人。但英国政府拒绝会见代表团。后者只得悻悻然回国(以上摘自林建寿的著作)。

当英国完全漠视峇峇一族后,峇峇原先对英国的期望已告破灭。是英国在20世纪为他们成立峇峇公会和给予特別照顾,但在未完成使命前,英国弃他们于不顾,也从来没有为峇峇的未来作任何的规划。

正因为土生华人得不到「英籍民」的地位,当1948年2月1日「马来亚联合邦协定」生效后,就不存在峇峇一族的地位,所有人民得依照协定分成马来人(马来人有规定的定义)、华人、印度人及其他种族等;而宗教以伊斯兰为官方宗教,其他宗教可自由信仰。这就意味著峇峇被归为华人。

前任檳州首席部长林苍祐在一则演词中有对「檳城土生华人」作出较为清楚的解释。他说:「从早年开始,先辈对檳城发展的捐献是慷慨的,我们可以得到一个结论甲必丹胡始明是观音亭的大捐钱人,也是白云山华人公塚的捐献者;同时在1878年辜尚达扩建檳城大英义学校舍(成立于1817年)。此后也在莱特街建了一座喷水池(在市议会大厦旁,已停止操作)和捐出阿依淡蓄水池的地皮。同时义兴献地建造檳城中央医院;谢增煜则在旧关仔角交通圈建了一座大钟楼。因此我要建议檳城市议会设立一项『檳城土生史跡基金』,以便能保存一个完整记录,发展成为「檳城土生」的文化特质。」

从政爭取利益

遗憾的是,林苍祐在1984年提出此议后,至今仍无下文似乎歷史被忽略了。

既然峇峇被打回「原形」,也就激发不少峇峇从政以爭取华人应有的权益。这包括陈禎禄于1949年创办马华公会;林苍祐于1951年创办激进党;林建寿在1957年加入劳工党。在新加坡方面,李光耀于1954年成立人民行动党等等。他们的参政就象徵著峇峇不得不认同政治的现实,以种族作为基调。

这也是为什么,没有出现过「峇峇党」,除了峇峇人数有限外,也因为峇峇也即是华人,他们可以参与任何政党,包括华人政党,就没有需要自成一党。这也反映出早年华人向英国靠拢和期望能得到英国的保护以成为英籍民,进一步成为英国公民或拿英国护照的梦想已是一场空,华人没有特权,其实英殖民政府早有定论。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