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Tunku Abidin Muhriz

12月初推出的《王冠》(The Crown)第二季电视剧里,有四个与马来西亚关联的事。一是第一集里英女王伊丽莎白,在猜测其夫婿爱丁堡公爵菲腊亲王在5个月行程中,处在那里。

由于之前办「马来亚独立之路」展览,做了一些研究,我们知道爱丁堡公爵在1956年11月时,人在马来亚,于国家迎宾馆会见马来统治者。一年后,该建筑也是为马来亚独立而签署《马来亚联邦协议》地点。

第二个是,新几內亚女性被描述为「比锡兰(斯里兰卡旧称)更加甜美,就如马来亚般」。第三个是,当英国皇家游艇船员组成的队伍失利于一场足球比赛中,提到的瑞天咸(Swettenham)港口(1972年更名为巴生港口)。

第四是把伊丽莎白女王的严格职责与妹妹玛嘉烈公主的自由生活方式並列在一起时,当妹妹与安东尼阿姆斯特朗(Anthony Armstrong-Jones,后来成为玛嘉烈公主夫婿)骑著摩哆追逐丰富多彩的生活时,伊丽莎白女王和菲腊亲王正招待到访的马来统治者和配偶。电影里指的应该是霹州苏丹,或许编辑做了一些研究证实这歷史事件,然而,演员、衣著和口音似乎无法很好展现当时的霹州苏丹尤索依祖沙和苏丹后达雅(他们肯定不像戏里需要翻译陪同!)。

当然,这些只是绿叶,配合戏里英国王室的主线,你不能指望每一个细节都是准確的。事实上,一些主要事件的描绘也被批评,过于艺术化,甚至年代上不正確或只是一种推测。

儘管如此,即使你对英国王室家族不感兴趣,这也是一部不错观赏的电视剧:播放此剧的网络电视平台Netflix,更在这一季尾段时,把时间点浓缩起来,使到剧情更为紧凑。

君主制的爭议

剧里展现出当年的社会和文化张力,对当下的2017年似乎依然关联——无论是君主制还是共和制。就如剧里,有些人是真正的忠诚于君主制,有些人则基于个人的利益。有一些人忠于王室,坚持传统,拒绝任何变化,另一些则认为君主制应適应时代需要而变化,当然也有人认为应废除君主制。体制內对君主制的存与废,存有不同观点,使到內部更充满张力。

处理这些观点构成了女王面临许多挑战的一条线索:如(再次)面对官方反对,如何支持妹妹的择偶权,或者君主制应该在多大程度上尝试並直接与公眾互动。

我们社会也面对著宪政的问题,比如女王为了政治稳定而拒绝首相的辞职,或者儘管面对政府的反对,女王依然决意飞往加纳,而把后者留在英联邦,不会投向苏联。

我们可从中看到,女王任何的一项行动都包含了风险和回报,一方面可视为政治化,但无为也会被视为一种失职。这一切都可让马来西亚省思,不仅是统治者,也包括了政治人物。

最近,国內最大的政党在吉隆坡举行大会,引起党外的广泛反应,更令人关注,这是否反映著党內的分歧。儘管党表面上把团结应对大选放在优先地位,但党內存在著不同的分歧,一些仍高举种族和宗教斗爭的大旗(即使外界厌恶);一些则不愿意採用此手段或谈论某人,则转向较进步的课题,如青年和妇女问题,並用社交媒体说服外界,他们在党內处于支配地位。

《王冠》剧里王朝政治,充满了野心和金钱元素,可以肯定,在未来,马来西亚也將有一部可媲美《王冠》的剧情。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