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互联网时代,我们现实中几乎所有事物都可以虚擬化並载入网络。如今我们可用手机购物、买菜、旅行甚至实践爱情,而赌博这至少2000多年歷史的活动,也趁机潜入网络。在我国,隨著网咖赌博机屡屡遭警方取缔而式微,越来越多这些幕后老板,纷纷转型经营「网络赌博」,他们以最低2万令吉架构赌博网站,摇身做非法网络赌博的庄家,瓜分中国与东南亚近千亿令吉的赌博市场!

「跑马机(赌博机)没有得做了。但是每个人都至少有一台手机,有手机就有赌博。禁了赌博网咖,手机你能禁吗?这是一个互联网的时代。」

原任全国政治部总监的丹斯里弗兹在今年9月4日接任全国警察总长一职后,短短3个月严打全国赌博,当中赌博机活动首当其衝,在2017年即將结束的当儿,非法赌博机几在我国绝跡。

然而事实上,一批我国「马机店」(非法赌博机中心)的幕后大庄家,在10年前早就分头潜入菲律宾、拉斯维加斯与澳门,分別申请或投標当地的离岸博彩营运执照,成为当地合法网络赌博经营者。

形成庞大產业链

在90年代一度盛行的「马机」(赌博机),经警方多年以来的取缔及科技的演进,如今已绝跡。
在90年代一度盛行的「马机」(赌博机),经警方多年以来的取缔及科技的演进,如今已绝跡。

熟悉我国「马机店」与网络赌博的知情者告诉《东方日报》,我国「马机店」老板转型成网络赌博大庄家屈指可数,更多经营偏门者眼见赌博市场利润庞大而纷纷在这几年陆续加入,在无法竞投成合法网络赌博经营者后,转而做「黑」经营无牌照的非法网络赌博。

「而正因如此,隨著互联网的发达与网站设计越来越简便,越来越多的投资者涌入做『黑』的以后,非法网络赌博形成庞大的產业链,市场上早已有人提供架设赌博网站的一站式服务,而费用,最低也只是3万人民幣(约1万8600令吉)。」

助投资者架构网站

这些美其名为「线上游戏平台供应商」,部分只是低端的网站架构公司,但少数几家公司却是由幕后大庄家所投资,让有意投资非法网络赌博者加入,协助投资者架构赌博网站,或者授权他们为地区总代理以开设授权或赌博账號给小代理或玩家,以分享利润方式牟取巨利。

而在我国非法网络赌博市场当中,遭警方取缔超过800次的「SCR888」网络赌博集团,为我国最大非法网络赌博集团之一,更是首个从80年代经营「马机店」开始,继而在10年前转型经营网络赌博的不法集团。

「以前『马机店』还有很大市场,现在大部分都惨淡经营,还要担心遭人上门抢劫。所以很多老板在风声紧的今天,不是乾脆收手结业,就是转而投资网络赌博。」

根据本报调查,在我国经营网络赌博的二、三级代理,以金字塔传销的形態推广民眾加入赌博,只要吸纳成功加入的赌客,就可立即赚得佣金,而代理更可抽取该赌客所下注的赌本,仅仅小代理每月就可豪赚数千至数万令吉。

警队一哥扫赌 揪出幕后庄家

警方过去3个月全国大扫荡非法赌博机活动,部分庄家因此转而经营网络赌博。
警方过去3个月全国大扫荡非法赌博机活动,部分庄家因此转而经营网络赌博。

「我可以肯定告诉你,我国接近90%非法赌博机中心(俗称『马机店』)已绝跡。而接下来,我们要打击的是网络赌博的幕后庄家!」

全国警察总长丹斯里弗兹告诉《东方日报》,警方在过去三个月以来,配合地方政府等执法机构在全国各地大肆扫荡非法赌博机中心后,目前国內此类赌博活动已经销声匿跡。

弗兹表示,警方有注意到部分国人到国外设立非法网络赌博的据点,或將伺服器架构在海外,试图以这种方式躲过警方取缔。

「无论赌博集团试图使用什么办法,警方的做法是收紧警网:一个都不放过。无论是小代理还是小赌客,使用平板电脑或手机,只要警方发现,就会逮捕。直到不法集团成员理解,我国不允许非法赌博行为。」

警方早前曾公开表示,未被政府监管的非法赌博活动,譬如网络赌博,將会引发其他罪案,当中譬如洗黑钱、非法借贷(大耳窿)、校园私会党与赌博活动,最后將引发一连串的社会问题。

7天架构赌博网站

不少网站设计公司提供架构赌博网站 服务,最低价格仅需2万令吉,还能为 客户提供开发手机赌博app。
不少网站设计公司提供架构赌博网站 服务,最低价格仅需2万令吉,还能为 客户提供开发手机赌博app。

架构一个赌博网站,只需7天!本报记者依据情报,分別联络2家所谓的「线上游戏供应与开发商」,这2家专门为投资者提供一站式赌博网站架构服务的公司,儘管拥有各自的公司网站,但网站没有附上公司地址,一切只能透过即时通讯软体,譬如微信、Skype、QQ或电邮进行联繫。

其中一家宣称拥有「台湾顶尖技术」的「X图娱乐」的客服人员告诉记者,该公司提供各种不同的「包网方案」,投资者只需缴付1万人民幣(约6200令吉)的网站模板费用以及2万人民幣(约1万2000令吉)的开站费用,该公司就可在最快7天架构一个赌博网站。

超过100种赌博游戏

而架构的赌博网站,拥有超过100种电子赌博游戏,还可提供各种体育赌博系统,除网站以外也同时提供手机App(应用软件)版本,更能支援多种支付系统,譬如网络银行、电子钱包等等。

「我们也支援各种电子游戏、彩票投注或者真人视讯的赌博游戏服务,而抽成介于3%至17.5%之间。」

该公司还宣称,在亚洲各地区有超过800多个高防御节点,能避免遭骇客攻击,同时也提供免费的更换域名服务,一旦域名遭执法当局列入黑名单而无法瀏览时,可以及时转换为另一个域名,让赌客可以继续下注。

而另一家名为「X方游戏」的公司则告诉本报,该公司提供独一无二的「代理中介系统」,以服务那些不愿全心投入网络赌博服务的投资者。

「投资者只需缴付5万令吉保底费用,就可被授权为另一个大庄家开设的网络赌博网站的『总代理』,可以自主开设用户账號发展自己的各级下线代理,只要投资者发展的下线足够多,就能迅速赚钱。」

主要赌客来自马新中国

警方指出,「SCR888」网络赌博不断更改域名,更透过多层代理利用即时通讯软件如微信招客。
警方指出,「SCR888」网络赌博不断更改域名,更透过多层代理利用即时通讯软件如微信招客。

幕后大庄家,在互联网的大屏障下安然隱身,网络赌博的发展且引发的罪案及社会问题,已引起各国警察注意!

来自反风化、肃赌及私会党取缔组的高级警官告诉本报,国际刑警(Interpol)早在年前就频密与东南亚各国召开会议,以探討非法赌博集团在东南亚与亚洲部分地区经营网络赌博活动的情况。

追缉「SCR888」「情报显示,不少庄家前往可以合法经营赌博的国家,譬如澳门、拉斯维加斯与菲律宾设立网络赌博据点,僱用当地人或中国籍人士为维护网站或客服员工,主要赌客来源是中国、我国或新加坡等赌客。」

据了解,非法网络赌博集团的大庄家,看准中国近千亿令吉的赌博利润市场,透过寻找中国当地人授权为总代理,再让对方发展金字塔下线的多级代理,最终每天赚取逾百万令吉利润。

「我国的幕后庄家,从来不会露面,而僱用代理人在境外管理网络赌博。这些非法网络赌博集团的主要客户虽然是中国人,但仍有委任我国总代理,更发展多层下线代理,透过面子书、微信、WhatsApp或手机短讯方式打广告推广。」

警方坦言,恶名昭彰的「SCR888」,警方已將其展开高达851次的行动,透过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的协助下將其域名列入黑名单,但该网站频频更换域名,更有多个子域名或网站同时营运,因此很难完全杜绝。

而更糟糕的是,各国警方至今仍未掌握「SCR888」的幕后庄家身份。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