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郑庭河

对于一个现代民主社会来说,个人权益受到公正、平等、有效的保障是首要之事,若不能达到这一点,可谓「还有非常大的进步空间」。而若不能意识到这一点的话,那就有可能沦于「偽民主社会」了。

具言之,民主建基于平权的个体,每个个体是最基本的权利单位,国家宪法所保障的,就是这些权利单位的「合法」(当然最尽可能亦是「合情」及「合理」)权利。唯有在最非常的情况之下,这些权利方能被限制或折衷,比如紧急状態之际。

不应顛覆民主根基

若有部分人认为本身的族裔、文化或宗教背景,可合理化其享有比其他个体更多的基本权利的话,那绝对是动摇、顛覆民主根基的事。纵容如此现象发生的社会,绝难以被称作合格的民主社会。

民主社会当然可以基于对某种「传统」的尊重或珍惜而赋予某些人士(比如王室),某些文化(比如原住民文化),以及某些宗教一些特別「地位」,乃至权利,但这绝不能被理解和论证为一些与这些元素「有关」的群体(比如族群、教群、性別等),就应当享有比其他个体更多的权利,甚至特权。

简言之,「传统」不能成为现代民主国家差別对待国民的理由——不论是在具体的法律、政策、条规、程序上,或者在施政的意识形態、理念、论述、態度等之上。因为民主本身就是一大「传统」——具有深厚的人文主义、自由主义、个人主义、理性主义基因的传统。想要保持民主的名堂和形式,却又无视、唾弃,甚至百般妖魔化其基因,那是对民主的藐视、篡改和糟蹋!

近些年来,不论朝野,本国显然开始有人积极宣扬、推广,甚至已悍然施行部分国民因「传统」而「理所当然」地享有更多权利的观念和做法,而且还愈来愈「冠冕堂皇」、「理直气壮」,自觉「天经地义」。

除了国家歷史,甚至连国家宪法也被其人任意詮释,来合理化各种政经文教领域的差別待遇。这诚乃令人深感遗憾和忧虑的现象,毕竟若任其蔓延及根深下去,本国的民主恐怕会「早夭」。

更令人扼腕的是,连不少遭受如此差別待遇影响(乃至伤害)的国人,也开始渐渐无感、无力、犬儒、麻痺,甚至意识上也开始觉得其是合情、合理、合法的了。结果若不是苟且维生,就是迂迴求成。连所谓的意见领袖,乃至「知识分子」,也沦为「传统」之下的「寒蝉」——如不是「鹰犬」的话。

质言之,若平等、平权的个体不能成为民主社会的主人翁的话,最终受害的將会是国民,因为差別待遇——包括特权,只会不断撕裂、压抑、拖累一个国家,阻碍其团结、整合,以及健全发展。

希望国人能开始瞭解並信仰民主精髓而参与改革,而不是一直被各路政治、宗教或经济野心家所忽悠、欺瞒、迷惑、挑拨、煽动,甚至操控和摆佈。否则只会继续走向沉沦,萎靡于一偽民主社会。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