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侯显佳

我们挥別了2017年,或在狂欢中,或在平淡中,迎来了2018年。个人前程与国运息息相关,在过去一年,大马人歷经了各种酸甜苦辣,跌宕起伏的情节。

国际原油价格上涨对政府收入是一大喜讯,但苦了普通过日子的人民,燃油价格改为隨国际市价波动而每週宣佈后,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就不断上涨,我们只能「打贵油」,而已实施了2年的消费税所带来的物价上涨衝击还未消退,生活重担和开销越来越大,我们渴望经济重振,收入能够追上通货膨胀,政府宏伟计划带来的应是舒缓民困,而非一连串感受不到的亮眼数据。

过去一年,大马在国际平台上打击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扮演更多角色,与此同时国內宗教氛围却趋保守甚至走向极端,清真洗衣店、酒店禁止员工戴头巾等事件,更是將宗教价值观对立推向更尖锐的维度,这种对立不仅是穆斯林与非穆斯林,也出现在穆斯林內部。

当宗教关係紧张时往往最容易被利用来捞取政治利益,国父东姑阿都拉曼曾说过:「对立会分裂或扰乱我们,如果让它发生,我们就失败了,年过一年,我们都必须確保宽容、和谐及善意的纽带变得更强」。

在政治方面,大马又歷经了纷纷扰扰的一年,前首相敦马哈迪率领土著团结党加入希望联盟,成为反对派的实权领袖,而国阵与希望联盟的角力大戏远没有结束,剧情在2018年的大选才会走向高潮。

第14届大选极有可能成为我国的政治分水岭,国阵令一些人感到厌倦,希望联盟似乎还欠一些火候,在没有最好苹果可选情况下,不禁令人迷惘神圣一票该如何投,国家命运会导向什么方向充满未知数。

牧师许景城等4名宗教与活跃分子神秘失踪至今仍未破案;马来西亚发生史上最大宗资料外泄案;暴雨酿成檳州史无前例的大水灾;恐怖主义笼罩全球,都让我们对生活环境充满不完全感。

经济压力、宗教极端、政治纷扰、治安环境令人不安,迷惘、惶恐、焦虑缠绕在小市民心底,2017年度汉字投选,「路」和「累」分別以第一和第二高票当选,贴切的反映了许多人心声,我將之乐观解读为「儘管很累但还是不放弃寻找出路」。

2018年伊始,不禁想起大文豪狄更斯《双城记》的开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也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代,也是疑虑的时代」,愿新的一年国兴民旺。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