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当权n年,前首相兼土著团结党会长马哈迪医生自然也不例外。隨便一点,都有一匹布那么长:土著金融弊案、炒外匯亏很大、茅草行动大逮捕、副揆安华肛交案1.0、抹黑大选诉求。

细读林吉祥先生当年的一系列文告,读者自然就能觉察一个个悬念重重,曲曲折折的魑魅魍魎了。但是,磨蹭拖沓,抽拉顶磨,顶触揉搓,往往一切照旧。隨著时间的流逝,兜兜转转的个案(被)戛然而止,隨著覆辙重蹈。

经歷这些,纵然马哈迪医生晚年转入在野党阵线,社运同道看待他的180度转圜,都有所保留;一再要他道歉。显然的是,这位政治高手感受了时代声音,民情的压力,首届土著团结党代表大会上发表政策演词,公开认错:

「致词至此,我要道歉。要詆毁了谁,冒犯何人,我恳请原谅。跟普通人一样,我说错话,也做错事,有所必要为过去犯下的所有错误致歉;不仅涵盖今天,也为过去从政所犯下的错误。……」

「道歉」与「认错」两码事

对对错错,破坏已肇,说什么也没太大的意义。何况,马哈迪医生旋即解释,他之道歉,纯属习俗,旨在显见待人处世之谦卑,仅此而已:我是否认错,我是否確实犯错,则是另一回事。

其实说白了,就是循眾要求,意思意思。马哈迪医生一生的功过和是非,到底还是要歷史评估。对于回应他的道歉,我们不妨也按照礼貌,请他不要放在心上:大家是否释怀,是否原谅,也是另一回事。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