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廖明安

我国合法外劳人数已经超越政府之前的180万限额,已逾200万,根据数据,非法外劳超过400万人,外劳总数近700万人。这个巨大数目,隨时可以取代国內华人人数,跃居我国第二大群体。

庞大的外劳,成为一股尾大不掉的势力,影响著我国的社会形態,国人的生活素质及经济的竞爭力。一提及外劳,对他们负面的想法就会涌现,例如破屋行窃、暴力色情等等。当然,十位外劳偷东西,不等于700万外劳是小偷。

但是当一个外来群体的人数飆升到可以佔据国民人数的1/4时,各造就不得不重视这个关乎贴身利益的课题了。政府一直强调要缩减外劳人数,推行许多苛刻政策管制外劳与僱主,但另一边厢却无法有效解决非法外劳的问题,甚至还展开「漂白」行动,「合法化」非法外劳,矛盾的政策,叫人摸不著头脑。

我国是发展中国家,需要依赖更多的人力,而我国劳动力不足,论经济效益,引进廉价劳工是最佳选择。但工人阶级薪金低落,导致国人不愿意当劳工,这是政策上可以根本解决的问题,例如强制僱主给予劳动阶层良好的待遇,制定最低薪金等等。引进外劳虽然可以短时间解决「人手不足」的窘境,但过于依赖外劳,我国劳动力將一直走下坡,一些工业技术也因此退步落后。

需补充性人力政策

今年开始,政府强制落实僱主承担外劳人头税,引起坊间恐慌及担忧。消费者担忧商家將成本转移,加剧通货膨胀,所谓牵一髮以动全身。製造业、服务业、种植业、建筑业、农业等,都大量依赖外劳,而这些都是是与我们生活消费成本息息相关的行业,肯定会为市民带来负担。

然而,政府此举是为了改善外劳管理制度,通过这项税务系统,管制低技术外劳进入我国。我们应该支持还是反对?但我们不得不质疑政府的外劳政策,其中是否有既得利益集团受益,又或者隱含著政治因素?非法外劳不断涌入我国,政府至今没有以强硬方式,遣送他们回国。有者在漂白后更得到了居留权,甚至投票权。

强制僱主承担人头税並不会改善外劳管制,但企业或商家转移成本,老百姓的利益是直接受损。政府倘若要减少外劳人数,最基本的政策应是认真、严厉取缔非法外劳、严惩偷渡者、限制僱主聘请外劳人数的做法,是可立竿见影的。

政府之前定下180万外劳人数的顶限,却不依法办事,一再让外劳人数攀升。政府应有严厉及透明的外劳政策,我们要的是「补充性」的人力政策,而不是取代性的人力政策。有关部门应设下警戒指標,不停关注国內失业率,经济成长率,国人劳动力等等,不让外劳反客为主。

退一步说,就算我国「外劳短缺」,一定是坏事吗?在外劳一人难求或诸多管製法令下,僱主才会被迫改善对国人劳动阶级的待遇和工作环境,这样才能提升各行业的竞爭及生產能力,也可让我国经济良性循环,正本清源。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