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谢诗坚

跨入2018年,我国人民最关切的莫过于第14届大选在何时举行。但不论如何推测,可以肯定的是大选须在今年8个月內举行。表面上看起来,行將到来的大选与过去的大选並没有太大的差別,但为何会被列为「生死决斗」呢?

这话是从巫统领导层表达出来的,他们要选民必须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除此之外,没有第三个方案可发挥作用。换句话说,今年的大选,不是国阵(巫统)继续掌权就是反对党阵线组成的希盟入主布城,这是独立以来不曾有过的现象。

例如自独立(1957年8月31日)后的大选,联盟都是以贏家的姿態掌控国家命运,即便在1963年9月16日將马来亚联合邦扩大成马来西亚联邦,也是由联盟(主要是巫统)操办,从而挡住了来自印尼、菲律宾的外来压力和国內的反对党压力。

东马乃国阵关键州

到了1969年的大选,联盟才感受到威胁。不过没有丟掉政权。在三天后不幸爆发「513」种族衝突流血事件,全国进入紧急状態,敦拉萨因而成为实权人物,在1970年拜相,取代退休的东姑。在他的大刀阔斧下,包括收编反对党,马来西亚呈现新的局面。自此之后,从联盟改为国阵的执政集团,一路披荆斩棘,无往不利,前后共39年是在顺境中面对大选。直到2008年的大选才让国阵感到震惊,不但连丟5个州政权,而且国会议席也大减,形成国阵140席对民联82席,打破了国阵2/3多数席优势。

新的局面也带来新的改变,反对党变得更自信与强大,也就很有信心能在2013年的第13届大选拿下布城。虽然第13届大选保持原状,中央政权没有易手,但变数正以快速的速度在政海中翻云覆雨。例如在2008年大选及2013年的大选,国阵是靠东马两州的席位集中稳住了政权。

比如在第12届大选(2008年),东马的沙巴国阵占25国席中的24席(其中13席为巫统议席,11席为国阵其他成员党);而砂拉越国阵成员党占30席(总数31席)。若將两个州的国席与巫统合起来,已有120席(即巫统79席、沙国阵11席和砂国阵30席),超过半数。

同样的在2013年第13届大选,东马的沙巴国阵有22席(扣掉巫统的14席,国阵其他成员党剩8席);而砂拉越的国阵成员党有25席(总数31席)。若与巫统的88席加上沙巴的8席和砂州的25席,合共有121席,也是超过半数。

由此可见,东马是国阵的定存州,如果保持传统的优势,国阵就可以放心面对大选。因此我们推算国阵有下列的优势:1.只要东马的沙砂团结在巫统旗帜下,国阵將拥有40席左右的席位;

靠公僕票佔优势

2.我国有160万名公务员,再加上退休公务员70万名,一向被视为国阵的「铁票」。如果这些公务员中有70%投给国阵,30%投给希盟,那么以一名公务员家庭还有另4个成员来算,则在职公务员连同家庭成员共有5名,就则有450万人支持执政党;再加上70%的退休公务员支持国阵(也是连同家庭成员共有5人计算),则总数加起来有近200万张票。

因此450万加200万,国阵也就拥有650万张铁票。如果按照已註册的选民约1400万人计算,若70%选民投票就会有900万张选票。若是75%投票就会有超过1000万张选票。换句话说,国阵在公务员数目上已佔上风。

3.如果加上11万余名的垦殖民中有75%支持国阵,则连同家庭成员另4人在內,就会有30余万张选票,因为政府已在去年8月份开始发放5000令吉予9万4956个垦殖民家庭。

4.还有在马来乡村的选区,约有40%属于巫统议席。如果巫统继续能保住70-80席,就几乎可以在东马两州的支持下再度执政。但这些只是按歷届的选举倾向做出推算。若情势有变,也就是再有10%的国阵选票走向希盟,情况就会倒转过来,因为今时不同往昔。

过去是安华单打独斗巫统,所以无法拿下巫统太多的席位。今时是马哈迪加入反对党阵营,固然有好有坏,但基本上反映了马哈迪的威望还是相当高的。这也是为什么本来是安华斗纳吉的场景,又改成马哈迪对垒纳吉,也难怪国阵不敢掉以轻心。

伊党难构成威胁

就此而言,希盟的优势在于:1.不断以一马发展公司(1MDB)的课题攻击政府和首相,以期能爭取更多选票;2.不断地向公务员派出定心丸,投票是秘密的,没有人知道你投给谁。投票后也查不到,以鼓励公务员大胆投票给希盟;3.虽然「希盟」中对首相人选迟疑不决,但归根结底还是以马哈迪佔优势,也只有他在当下有影响力与纳吉一决高下;4.不过若是达成马旺(阿兹莎)配,能否过保守的马来选民这一关,有待观察。

反之若是进行慕阿配(慕尤丁及阿兹敏)就有新的形象。不知道此建议是否是安华所提?若他有此属意,也许就会有新脸孔上场,摆脱「旧的形象和备受爭议的形象」,缺点是形象不够明显。因此希盟有需要下定决心摆明姿態迎敌。

说白了,因为马哈迪的突然转身投进反对党,使到政局又大大改变,即使巫统希望伊党能牵制反对党的希盟以分散选票,但也不等于伊党的影响力可大过马哈迪。

所以问题的关键是马哈迪如何將公务员及乡村乡区的选民爭取过来。若不能成功,来届大选还是巫统的天下;若有所作为,就是希盟新的开始。但因组织成分没有如同国阵般的合体,一向以巫统马首是瞻,也就在当下形成马哈迪的困局。

无论如何,所谓的三大阵营到头来也只剩下两大阵营,因为伊党钻牛角尖的狭隘心態和思想始终无法挤入正在变化中的世界。如果连沙地阿拉伯、土耳其和巴基斯坦都已向西方文明接轨,为何伊党还要开倒车?看来这一次的大选就会提供答案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