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华小师资到底够或不够,前不久马华公会署理总会长高调誉之为猫山王的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曾有一个版本公告一个马来西亚上上下下:2017年师资过剩442人。不但这样,到了2019年,华小都不会出现师资短缺之事。然后呢?

2017年12月16日,或许感受了榴槤季节的大丰收,张盛闻以为师资也如猫山王的纷纷掉落,对新学年的开学深表乐观之余,再次言之凿凿地说:「师资荒」问题已不復存在云云。

不乐观的是摆在眼前,那一匹长的確凿事实。《东方日报》援引教总的文告揭露:据全国校长职工会调查,一些校长和老师將陆续退休离职;2018年开课,半岛全国华小还有500多个空缺需要填补之。这是怎么一回事?

教总解释,相关教职原由2017年底毕业的400多位师范华学员填补。但是,算计教育服务委员会(SPP)面试之程序,估计新任老师最快只能在2018年3月开始逐步调派。不论400新人如何填满500多个旧职,3月之前,当如何处置?

师资尚需大量生產

不过,张盛闻的版本,不足之数只有区区47人。不管怎样,可见华小的师资,犹如榴槤的市场,供求从来不会相等。独立建国一甲子,一切仍在磨蹭拖沓,兜兜转转。如果算计了还在排期新建10所华小,不知匱乏总数,里里外外,共有几人?

但是,师训的录取,是否已经思虑这些?设想每间华小各需4名行政和20名老师,则我们尚需至少24×10=240位老师,以便运作10所华小。可惜,至此,华小的师资,显然还是捉襟见肘。

这么说来,可见这些年月的师资生產,其实大不如本季猫山王的盛產,尚需大量培植,才能继续一个南中国海两岸的教育工程。认识这点,可见师训未来之计划,才是关键。否则,没有树木的播种,何来树人之结果?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