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孙和声

自由、民主、平等、民族主义、社会主义、资本主义,均是改变20世纪的重要力量。只是这些力量间,也不时发生严重矛盾。主因之一在于,即便是美好的东西,若使用不当,都易產生预期之外的后果。

以民主与民族主义为例,美国学者杰克斯奈德(Jack Snyder)便写了本《从投票到暴力:民主化与民族主义衝突》的书(2000),书中提到不同民族的民族精英常为了本身的目的,而不当地政治动员其民族终而引发了规模不等的民族衝突,甚至是民族清洗。

福山(Fukuyama)在其《政治秩序与政治腐化》书里(2016)也提到,在尚未建构成现代国家之前,便实践民主通常其民主的素质不佳,如意大利;就大马言,早在1976年,便有人写了本《没有共识的民主》(Democracy without Consensus),认为大马的民主缺乏共识基础,而易引发紧张。

对民主「隱恶扬善」

有学者干脆说,大马在条件尚未成熟时,便实践民主,以致產生了抢先占了政权的既得利益集团常用其执政优势,改变游戏规则,以巩固其既得地位,如多次改变不同选区(主要是城乡)不同选民人数的差额或选区与选界的不公平划分。

儘管如此,由于二次战后出现了冷战格局,民主也成了西方国家对共產国家的进攻武器之一,从而成了无限上纲,即便要批评民主,也只能从改善、完善其实践的视角切入,而不能否定民主,以免影响军心。这就形成了对民主报喜不报忧的隱恶扬善倾向。说起来这也见怪不怪,本来学术界就有许多政治正確与不正確的潜规则,而不是可以事事实话实说。

说起来,民主即人民的统治这个用语,也是个含混的用语,它可说已成了一切美好事物的代名词,凡是任何被视为美好进步、开明、文明的事物,均可用民主来形容之,即便是专政政权,也用民主来自我形容,从而致成了民主观的混乱。

其实在学术界,所谓民主,主要是搞一种方法与程序,即经由定期的选举,选出为民作主的任期制政务官。约言之,它是指选举政治,凡是有举行选举的国家,也一律被称为有民主──不论其选举是自由、公开、公平与富有竞爭与否。也有人用多头政体(Polyarchy)来形容西式民主政体,即政治精英间竞取官职的制度及据此形成的政体。

鲜少揭穿民主弊端

本文要谈的民主崩溃(Democratic Breakdown)指的便是选举的中断或也可称为去民主化(De-Democratization)或威权转型,即从民主转向威权的过程。

民主化与民主转型、民主巩固是主流媒体与学术的常见语,只是它的使用频率也具有选择性。比方说,主流媒体常报导第一波、第二波与第三波民主的进程,可对去民主化或民主倒退的事件,则多一笔带过,轻描淡写。

从要宣传民主攻势的角度看,这也不难理解,唯对有追根究底精神与想听两面之词,而非一面之言的好学者,研究事物的另一面也是颇能提神醒脑,开开眼界的。

其实,早在1978年,学界便有人编了本《民主政权的崩溃》(The Breakdown of Democratic Regimes)一书,只是如意料中的並没引起足够的关注,以致民主倒退的事件层出不穷。歷史地看,早在2000多年前,希腊三哲便对人民的统治这个概念持反对或质疑的態度;只是在20世纪,由于民主是浩浩荡荡的潮流,也少有人去揭穿其弊端,特別是在深度分裂社会中起的副作用。

无疑,20世纪是民主化的时期,但事物的另一面是,20世纪也有民主倒退的另一面,如在1920-30年代,1960年代及1970年代后。在1922、1932、1933、1936,意大利、日本、德国与西班牙便出现了民主崩溃现象,且后果严重,即引发了战爭与內战。

二次战后,许多新兴独立国均走民主选举路线,可1960年代许多亚非拉国家均发生了內战、军事政变或行政政变,以致中断了民主选举,退回威权或专制政体。

1974年后,虽被形容为第三波民主浪潮,可也不时出现倒退,如1975年的印度、1980年的土耳其、1982年的尼日利亚、1991与现在的泰国等20多起民主崩溃事件。其中南斯拉夫的血腥解体与伊拉克的內战更造成了惨重的伤亡与大量难民。若不包括民主中断,可却动盪连年或残杀连连的事件,有民主选举国家的不幸事件也数不胜数,如斯里兰卡、印度、菲律宾及许多南美与非洲暴力事件。

需多方考虑促成

何以民主的理想与现实那么冷酷?是个值得深研的课题,一般的看法是,同质性高的社会如北欧诸国,民主实践会较理想,而在异质性高的社会,如有深刻与广泛的阶级、种族、民族、语言、宗教、地区差异的社会,结果多不理想如1930年代西班牙內战、1970年代智利的阶级衝突、近年来泰国的阶级斗爭、斯里兰卡的民族战爭或印度的种姓与教派斗爭。

这也涉及了政治制度与选举制度的设计与国家能力或政府的执政能力事宜。一般来说,政府执政能力强,国家较易遏制衝突,而执政能力弱的虚弱国与失败国更易使形势恶化失控;只是谈民主的人士多是浪漫有余现实不足,多是只注重形式上的有无选举或选举是否具有竞爭而不考虑及政府效率、效益与能力。也没体会到民主在衝突对一致、代表性对治理能力,及同意对效益的这三对悖论。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