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互联网的海量资讯中,参杂了无数的虚假信息,特別是近年更涌现了不少背后藏有议程或无意偽造的虚假新闻,威胁社会公共利益于无形中,因此辨別网络真假新闻,已成为世界各国需要关注的课题。

隨著网际网络的发达,人类世界正式迈入资讯大爆炸的时代,形形色色的资讯皆可隨手拈来,可说得来全不费功夫。

然而,也正因为网络世界五花八门,缺乏管制,或是难以管制的因素,使不少「有心人」只需一台电脑或是智慧型手机,即可轻易隨意发放假新闻,以达到特定的议程,危及社会发展。

数据显示,从2011年至今,大马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也鑑定了至少逾千则可能威胁我国公共利益的虚假新闻,进而推出让国民核实新闻內容的网站,即sebenarnya.my。

曾担任新闻社记者及杂誌编辑,目前则在大学新闻系任教的刘惟诚表示,其实要分辨网络真假新闻,首先就得了解什么为假新闻,从学术界的定义,假新闻就是存在虚假讯息的新闻报导。

假新闻分三类

他说,假新闻一般上可分为三类,其一为「制造新闻」,即內容完全虚假,消息来源是制造出来的,新闻事实是无中生有的;其二是「有偿新闻」,属內容真假参杂,可能事件是真,人物却是虚构的,这也是目前网络出现最多的假新闻类。

「至于第三类的客观假新闻,就比较特別,即记者可能接受错误讯息,或被人蒙蔽,或是基于截稿、报格、报风、媒体拥有权等压力,无意中写出的一些『偏离现实』的新闻报道。」

他受访时表示,第三类在工业环境內是非常普遍的,只要媒体机构在查证时有所疏忽,就很容易出现。但一般正规媒体犯及类似错误时,都会及时纠正,这归咎于正规媒体所持有的一种传统,就是「犯错並不是不被允许,但必须减至最低」的心態。

「所以我们对第三类假新闻不会有太大的批判,有者会將其视为『工业疏失』。惟第一及第二类假新闻也是最危险的,通常拥有特定动机,属于有意误导读者,且不会出现在正规媒体。」

社交媒体为何会出现假新闻?刘惟诚解释,社交媒体和正规媒体最大的不同,就是没有负责过滤或审核资讯与新闻的把关人(gatekeeper)。

他说,正规媒体的架构严密,从新闻內容的采访到出版,都有一定的作业標准,反之,社交媒体並无如此。

「想像一下,我们是怎样在面子书分享和撰写贴文的?是否有人在你旁边嚷你该怎么写?什么要分享?读者是谁?资讯是对是错?写得不好不能出街等?没有嘛。不就是自己喜欢怎么写或分享什么,完全根据自己的意愿,对吗?」

他续说,社交媒体就是缺乏把关人,导致发放和接受资讯变得极为容易,渐渐地缺乏了对资讯的责任感,在发放资讯时顺便参杂情绪化、表面化,甚至是极大偏见、武断的讯息,进而造成「假新闻」的氾滥。

容易传开 假新闻分化社会

网络资讯传递迅速,且量也极大,加上不少人欠缺资讯查证能力,对假新闻加以转载,助长假新闻的氾滥。

刘惟诚也是时事评论员,他表示,一般人未曾经过新闻查证的训练,更缺乏记者所拥有的求证渠道和技术,也不可能会对所有领域熟悉,很容易就会对自己不熟悉、新奇、未曾听闻和耸动的事物,產生某程度的信赖感,再加以转载,所以假新闻很容易就会传开来。

骗取点击率

「当然,更多的假新闻,是由新闻农场所制造出来的,他们就是抓住一般网友的喜欢新奇、耸动和对自己不熟悉的事物会產生信任的特质,大量制造真假参半的『新闻』。」

他指上述的这些「有心人」这么做,背后往往都有「特定的议程,如用作打击政敌,或是骗取点击率,从中获得广告商青睞。

惟他强调,假新闻对社会將构成深远的影响,並可能会製造出非黑即白及分裂社会的对立社会。举例台湾,目前就出现相当严重的社会分化和社会撕裂。

「这与当地一些民眾能够更轻易接触假新闻,以及资讯环境內拥有过多的假新闻,脱不了关系。」

「同样的,你还记得上届大选有出现过一则文冬投票站停电,国阵转移票箱的假新闻吗?尽管此新闻后已被证实为假新闻,但至今仍有国民,包括文冬选民认为是真新闻。」

他说,这些假讯息甚至已深入民眾的骨髓里,从而影响他们对一些党派的观感,进而形成一种根深蒂固的偏见,更会觉得当初发放相关新闻的假新闻网站才能「传递真理」,变得更依赖社交媒体。

「届时就算有人指正,他们也会觉得对方是在维护某某人或某某党,进而造成一种非黑即白的社会。」

不完整不逻辑 有怀疑应求证

为免导致社会分裂,网民必须学习如何分辨网络真假新闻。刘惟诚认为分辨真假新闻其实不难,只须掌握两点,即对任何社交媒体的资讯保持怀疑,及展开求证。

他说,网民必须对社交媒体没有明確消息来源,或者源头仅轻描淡写说是「政府宣布」,抑或数据和论点单一,看起来不太符合新闻內容及逻辑的资讯,保持怀疑。

「过后则是要懂得求证,因假新闻没有事实基础,举凡这类新闻必定会有双不之处,即不完整及不逻辑,所以当你发现上述问题,就可上网搜索查证。」

他说,查证的方式有三个方面,第一是瀏览正规媒体的网站上是否有相似的新闻;第二则是瀏览相关的商业机构或政府网站,查询是否有相似的课题。

「其三,就是抽出关键字或標题,在谷歌进行一般搜索,再查看搜索结果的条目,若发现所有相关条目,皆为社交媒体或非正规新闻网站的內容,那你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