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朱冠华

我国全国大选將至,国阵支持率经过505大选后,因为一马公司、马幣贬值、消费税、垦殖地、经济市场低迷等诸多问题,依然不见起色。其中国阵老大哥巫统流失支持率尤为显著,而其小弟马华,自沦为7-11后,已经低无可低,只求触底来个小反弹。民政早就对取回檳城政权不抱期望。

但是国阵的孱弱不代表反对党强!希盟的问题就是缺乏一个主心骨的政党,表面上各政党平等却是多头马车,所以伊党才会脱韁而出。如今伊党和巫统眉来眼去,已经成为瓜分反对党票源,成了国阵能继续执政的最重要助力。从伊党分裂出去的诚信党太新,虽然能分走伊党部分票源却无法取代,这使得就算支持率下滑的国阵,还是有很高继续执政的可能。

马哈迪的爭议

正当国阵形势大好时,巫统反首相纳吉的党员也从巫统內部分裂,成立土著团结党。虽然其內部矛盾不少,不过在敦马哈迪个人魅力下,被视为可抢夺巫统票仓的重要力量。只是敦马过去二十多年当首相的行为,如茅草行动、破坏三权分立、民主倒退、朋党政治、私营化成风、经济种族化、贪污常態化等,都起了不少的「贡献」。因此得不到一群过去反马之人的谅解,不喜欢希盟和土著团结党的结盟,也唯恐就算胜选,最后还是由旧政治势力继续把持大马,无法有真正的改革。

是出于真心也好?是出于政治考量也好?敦马忽然惊人一鞠躬,为自己过去执政时所犯的错误道歉,並承诺一旦重新执政会拨乱反正。会否如此,有待考验。不过,相信可以抵销部份反马阵营人士的排斥感,有利营造一个「希望」联盟。

这几年我国政坛虽然无张仪、公孙衍等人,但却大搞合纵连横,局势变化之激烈令人眼花撩乱。国阵连横,希盟合纵,即將在迎来的全国大选中一决雌雄。因为两方阵营都出现各自分裂和联合,这次选举结果恐怕比上届大选更难预测。

就我本身来看,作为一个选民,我自然会在大选的时候实行公民义务。只是我也无奈的说,大选后又如何?无论是谁执政,他真能解决大马的种族政治吗?当然不期望可以完全消灭种族政治,但是你能减多少呢?能將新经济政策真正用于扶贫而不是给特定种族中的特定阶层食利的特权吗?能改革教育,实事求是教育归教育,不要政治化、种族化吗?我国长期官商勾结的垄断特定行业的局面能打破吗?如何打破朋党政治?如何激化市场活跃?我国从政府到家庭的债务如何减少?

这些问题恐怕大选后谁人执政都是无解。因为我国政治体制本来就是承续西方的政党竞爭制,这个制度最大的问题就是从政者无法有行政上的歷练,只需要靠一张嘴骗选票来取得统治「正当性」。选后因需要政治献金,所以政党很容易倾向財团,尤其经济层面上走小政府的国家更容易出现这情况,使得民主选举成为一种形式而非真民主。

这种体制只能培育政客,不能培养政治家。说白了,其实不过是皇帝时代的臣子之间的党爭法律化、规矩化而已,而作为新皇帝的老百姓有成百上千万,根本不能制衡这些政党之间的党爭。

也许,我们是否该思考要如何建立政治人才培育机制,以及如何制衡上层官员的权力,並具备用法律將腐败官员斩下马的制度,这其实比选举更重要。如果这些制度不能建立起来,我们永远活在党爭的政治体制中,没有一个频繁党爭的国家会良好发展。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