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紫光集团近年横扫全球半导体业声名大噪,去年底又在4天内接连入股联想控股与中国最大晶圆代工厂中芯国际,持股均超过5%,带动旗下香港挂牌的紫光控股股价狂飙,让紫光集团掌门人赵伟国再度成为科技业焦点。

尽管有业界人士表示,看不懂紫光入股联想的逻辑,但也有人指出赵伟国预备复制三星的发展经验,实现「从芯到云」的产业构想,诚如他向媒体披露的2018年新年展望「紫光以移动芯片和存储芯片为突破口,形成从芯到云的产业链」。

无论如何,赵伟国虽一改先前频繁出手的作风,放慢投资购并脚步,但一出手仍是快、狠、准,展现十足的狼性,这匹来自新疆、发达于新疆的狼,正伺机袭击全球科技市场上的肥羊。

2015年5月,紫光集团与惠普达成合作,旗下紫光股份以不低于2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惠普旗下「新华三」51%股权。新华三除提供IT解决方案外,还发力云计算、大数据等业务方向。紫光的主营业务自此从芯片拓展到云。

赵伟国「掌舵」紫光集团后,自2013年以来,就以大规模的并购闻名。据统计,自2013年到目前,紫光系共投资16家(不包括后期暂停或终止的),斥资近千亿元人民币。其中,晶片厂至少就有11家,并先后十多次投资上市公司。

回顾赵伟国发迹过程,就和森林中来去的狼群一样传奇神秘。赵伟国1967年出生在新疆一个山村,他曾自述童年说:「我从小喂猪、牧羊,还吃不饱。」

1985年,赵伟国考入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与紫光所属的清华大学结下不解之缘,并先后获得学士和硕士学位。毕业后,在IT业做了10年工程师,参与创立同方国芯,清华的经历,对后来赵伟国的发展助力很大。

赵伟国2004年之后发迹致富过程更是神奇。据报导,赵伟国2004年带着100万元人民币回到出生地新疆,投入房地产市场,2009年重返北京回归清华体系时,已是亿万富豪,坐拥45亿元人民币身家,积累财富的速度和他后来并购企业的速度一样飞快。

赵伟国将投资房地产行业形容成「印钱」,曾公开将个人财富的积累归结于房地产业的高速发展。他曾说:「2003~2008年是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几年。在房地产行业,那几年看起来不像我们在赚钱,更像我们在印钱。」

赵伟国回到新疆后,曾在新疆燃气(集团)有限公司担任高管,该公司成立于2004年,由乌鲁木齐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和同方投资有限公司出资设立,为国有控股企业。

2005年,赵伟国和李义、李禄媛共同成立了北京健坤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健坤集团」),该公司注册资本1亿元,其中,赵伟国持股70%;李义和李禄媛分别持股15%。

关于赵伟国在新疆的致富过程,公开报导少之又少,当他2009年再次受到瞩目时,已成为即将掌控紫光集团的亿万富豪。

2009年,紫光集团准备引入民营企业赵伟国的「北京健坤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作为新股东;同年6月,赵伟国被清华校方任命为紫光集团总裁。媒体报导,2009年,赵伟国抓住了清华大学进行混合所有制试点的机会,通过自己的健坤集团成功进入清华大学旗下的紫光集团。

紫光集团是清华大学成立最早的校办企业之一,2009年旗下有2家上市公司和20多家非上市公司。在引入赵伟国之后,紫光集团的股东变为清华控股持股51%,赵伟国控股的健坤集团持股49%。

赵伟国成为紫光集团掌门人之后,2013年开始在资本市场上「扫货」,短短几年时间,收购规模已经近千亿元,引发海内外的侧目。

赵伟国2016年5月曾表示:「并购行为是紫光集团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一个正常现象,没什么太特别,我们是新来者,所以有点引人注目,慢慢大家会习惯的。」他曾以「打滩头战」、「建桥头堡」等词形容紫光在晶片业的竞争与收购,他认为「并购最接近战争形态」。

据报导,赵伟国的办公室中挂有一张条幅,上书「惶者生存」4字。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华为的创办人任正非,任正非经常对部属疾呼「唯惶者能生存」。

事实上,赵伟国正是以任正非为榜样,经常拿紫光与华为相比。去年底,接受央视财经节目专访时,赵伟国回应外界对他「玩资本」的质疑时表示,有争议是正常的,「其实在紫光成长过程中所受到的质疑远远少于当年的华为、阿里、小米这些企业」。

赵伟国对华为研发能力的评价很高,「如果说中国只有一个优秀的研发型公司,那一定是华为,紫光要学习华为的创新、学习华为的勤奋」。而赵伟国去年也宣示,紫光今后的工作重点已经完全转向自主研发。

紫光依靠收购找到了专利的弯道超车机会。但并购不能解决一切技术问题。在近两年的采访中,赵伟国勾勒出了紫光的发展蓝图「一二三」,其中「二」指两条路径,自主创新加国际合作(并购)。去年赵伟国就表示,「(紫光)工作重点已经完全转向自主研发」。

但对紫光和赵伟国来说,自主研发将是一场持久战,研发完成后到制造落地又将需要持续大量的资金支持。赵伟国在2017年底给紫光定下的是2个5年计画:「我想有5年的时间,我们可以站稳脚跟,再有5年,应该有相当的成就,所以要有板凳要坐十年冷的心理准备和战略耐力。」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