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麦翔

去年10月,笔者发表了<海啸衝倒龙王庙?>一文,侧重从歷史角度阐明选战海啸必然兴起之所以然。今天大选已进入倒数,厉兵秣马,近在眉睫,政坛霸主巫统也开过代表大会,形势益见具体和明显,让我们转到大镜头去观察选战的最新选情。

去年巫统大会,可说是针对一马公司(1MDB)丑闻生出的不利后果,为寻找扭转的对策以贏取选战而召开的。12月9日草草结束的大会吹嘘的所谓「民主」,仅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巫统副主席希山慕丁把守著提案与代表发言的「总开关」,已经淘汰、过滤了党內杂音。但也因此而造成「两难」的困局——「1MDB」与改革之间,自由与独裁之间——不能不诉诸种族主义鼓起斗志,贏得大选,却又不能「过火」;一过了火,激起反弹,等于向天空吐口沫回落自身上,因而顾此失彼,窘態、苍白、颓势「欲盖弥章」。这反映了可能处在「末代王朝」末端的巫统之万般无奈。

公眾人物抨国阵

1.茜拉玛吉勇闯「底线」,语惊四座:「超级爵士乐天后」享誉国际歌坛的茜拉玛吉,在巫统大会时直率开火:物价高涨,马幣贬值,老百姓生活入不敷出,就连被视为生活奢侈的艺人,也无例外。

茜拉肺腑之言,触动了「效忠民族宗教国家」的神经,招来首相夫人罗斯玛、部长、党高层的连连围攻。但她获得同袍如电视主持人达芙妮艾京、马来综艺天后阿迪巴与名演员莎丽花鼎力支持,希盟马哈迪、诚信党也挺身声援,认为事关註册选民利益、民眾公平、国家命运,身为纳税人,谁都无权叫別人闭嘴。

巫统大会只提国行炒匯旧案,却无视现政府丟人现眼的丑闻,反弹浪潮如滚雪球般越闹越扩大,会上形成两个对立的阵营。这些理直气壮之言会隨著她们歌声与广播传播给万千粉丝而酝酿、发酵,其影响力之大、之远,是不可估量的。

马哈迪號召力

2.马大华文学会遭冻结,坊间哗然:马大华文学会遭校方冻结活动一学期的「大棒」严惩,激起了不仅华社的同情与支持,马大校內的友族同袍也同声谴责,「批判」的潮头在社会泛开。

3.马哈迪「怒火焚国」,不齿拥有王室勋衔:前朝首相马哈迪怒斥现任首相所作所为形同「海盗」武吉斯。论调引起雪州苏丹误解,指马哈迪有「侮辱」到也是武吉斯后裔王室声誉之嫌。一怒之下,马哈迪夫妇双双退回勋衔。

马哈迪上世纪80年代在位时曾不客气压制王权(国会通过的议案,元首不签署確认,一个月內自动生效)的倔强个性,如今再燃烧,烧向现任首相。在位22年,现年逾90岁,在位时间最长的首相,號召力不可小视。当前散发出正当性无可置疑的行动,加大其影响力的纵深渗透度。

社会分化剧烈

4.G25亮相记者会,挺身第一线出击——G25是一群受人尊敬的「精英」,由前公务员、学者、专业人士组成的压力集团,年来一直批评当朝的极端政策。最近,G25从后台走到前台,几个代表现身记者会,亲身说法,公佈一份暴露系列弊政的理性分析报告《激活大马经济信心》报告,不迟不早就在巫统大会期间,事出绝非偶然。

这几件事都是「海啸」震源,其爆发力有多大,只有天晓得。要害的是,它们都是从当朝意料不到的「海啸震源」爆发出来的「突发」事件,其影响力使巫统大会企图倾全力爭取「可以说服的中间选民」的战略,成了一句空话。

5.人为掌控是一回事,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是另一回事。我国多元社会(特別是马来社会)的两极分化从未停止,也不可能停止。大选来了,分化更为剧烈,这是「官僚特色资本主义社会」的马来西亚必然规律,连建基马来乡区的伊党,也感到脚下的震动。客观规律插上「突发事件」之翅膀,其威力之巨大连上帝也哀叹不如。

上述事件,无一不是社会分化的结果,同时它倒过来又加速社会分化。这令人想起中国古典小说《水滸传》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的「世纪末情调」——故事中仗势朝廷欺压百姓的高俅丞相(MO1)胡作非为;朝廷教官林冲夜奔梁山,弃邪归正(马哈迪、安华、G25等);希盟、净选盟、茜拉和桀驁不顺的「青年震撼」(指改造世界先锋的青年世代,英《牛津词典》收录的最新专用词)大专青年等,不就是群集梁山「聚义堂」各路好汉的写照,以及与其对立的反面角色吗?

权力財力集中

说来说去,怪只怪官僚统治者身上「不治之症」——「政治高度集中,引发財富的高度集中」互为因果,恶性循环,「龙王庙」不倒都几难!它是官僚们诞生、发展的规律,也是他们衰败、没落和最终走入坟墓的规律。

6.机关算尽,只怕害了卿卿性命——巫统大会安排了系列「画饼充飢」的许诺。安排来届主席、署理主席由现任者继任,不必竞选;副主席之一的希山慕丁上一次党选最高票当选,赋于他成为未来巫统署理主席不成文惯例的资格。这种特权阶级的特殊照顾,前提是第14届大选必胜。可胜利的程度模糊不清。

以为有把握重夺回国会2/3多数票,只是巫统「想当然尔」,可能性不大。当今离投票日至少还有二个月(假设投票日落在华人新年之后),上述「预料之外」的、巫统不想看到的事件竟然在它眼皮底下连连发生,那么,60天或更长时间之后,类似的「事变」有多少?

弱势政府危机

一旦拿不到2/3,怕只怕以简单多数票、甚至弱势多数票「惨胜」,「龙王庙」就不可避免的凶多吉少。在那种情况下,眼下维繫巫统党內平衡的种种许诺或利益链条,就会骤然垮塌或解体,隨之內部帮派倾轧就会氾滥开来。当下已有传言曰:一旦弱势政府成真,现任主席、首相或自动「走人」,不然会被逼宫下台,什么安排都是假的。到时局势如何发展,殊难逆料。

7.退一步说,改朝换代经308、505两届大选功亏一簣之后,改朝换代最热切的「青年震撼」均已意兴阑珊云云。这或许是事实。又者,掌权者先发制人,对于己不利的「突发事件」

先下手,结果会起死回生?今后波譎云诡的局面,如俗话说的,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意外事件」只要一个「小火头」——如过去两届发生过的扯后腿,或者製造「第二个马哈迪或安华」再爆发——局面將一发不可收拾,谁能够掌控?谁能保证「龙王庙」安然无恙?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