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郑庭河

最近前首相敦马哈迪一直被「道歉」之事所纠缠,有鉴于当年任首相时所做过的一些「错误」决策,所以某种程度上,其如今所遭遇的,可谓「报应」也!然而,令人有点想不透,乃至匪夷所思的是:坊间竟然有不少人只在乎老马道不道歉,似乎老马个人就已经足够代表了过去的所有「错误」?

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连老马当年的盟党人士居然也纷纷跳出来高调地抨击、指控他,要求他道歉,或者不屑、不齿于他的道歉。拜託:老马当年是以「內阁首长」之职权来构思、行使其「错误」决策和行政的,其他內阁成员、官僚,乃至其人背后的政党,难道都不用承担一丝责任吗?如此彰然的事实,竟然不被某些很在乎老马道不道歉者所点破、挑明,且一道严正地向那些盟党人士质问、追究,实在够荒谬!

实际上,有关「道歉」是很有意义的,乃至是为这个社会寻求、捍卫和挺立正义所必须的,但可惜的是只针对一个已经下了台、卸下了职的前首相。若是趁其还在位的时候能向其追討道歉,那才是更有意义、有作用的事,可为何当时不见眾人(以及一些媒体)高调地向其追討道歉——包括那些今天才来敢敢「大声」的盟党人士?某些盟党人士可能会辩说当年的老马很「独裁」,所以不敢反之,惟这样的理由只能更说明了本党过去的苟且、犬儒和窝囊。

以身作则先道歉

不管怎样,既然一些盟党人士今天猛批老马,要求其道歉,那便足以说明其当年领导的执政团队集体上犯了决策错误。那若还有良心、有耻感、有责任感的话,这些盟党人士应该也得为当年本身的政党和一些领袖甘于服从、配合,或者默许、纵容老马的错误决策和行政而向国人郑重道歉。

自己先认错、道歉了才来要求「始作俑者」道歉,我想人们应该还比较能接受,乃至同情其现在的立场和態度,否则只会给人「没担当」及「机会主义」之恶感。

比方说, 现在开始有一些盟党人士「承认」当年就是老马和安华大搞「伊斯兰化」政策,所以才把本国领向宗教化的歧路。这说法简直是180度转变,因不久前同样的盟党中,一些人还口口声声地辩说巫统主持的伊斯兰化是「温和」、「中庸」、「开明」,不像伊党那么「极端」。显然,有关盟党人士今天才「赫然发现」老马和安华的「伊斯兰化」也是「错误」的。既然如此,那请为当年支持、拥护或坐视老马和安华的有关决策道歉!

实际上,老马和安华的伊斯兰化「遗產」,今天还在被巫统主持之下的政府秉承著,那与其去指控、声討已经在野而相对失势了的老马和安华,有关盟党人士是不是应该赶紧花更多时间和精力去「亡羊补牢」、「力挽狂澜」,乃至「扭转乾坤」呀?更甭说巫统所继承自老马的,何止伊斯兰化政策?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