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张兼荣

自从希盟推出了「马旺配」之后,国阵阵营就传来冷嘲热讽,说老马以九旬姿態重返政坛掌权,无疑就是「再循环」巫统前党员,讽刺反对党无人,仅会派出老將撑场,希盟也变成「无希望联盟」云云,极力向希盟的选角方式,拋出笑声。

再者,当然不会放过希盟「墙头草」的硬伤──先前敦马执政时期,如何对待安华及反对党,根本就是不共戴天的对立面,现在却为了「大局」而能拋下成见,握手言和,顿时立场全无,原则碎了一地。若现在谈论的是,要推翻执政61年的政府,非一般普通民主国家,作为在野党奋斗目標的「大局」,即实现两线製,將具无比诱惑力。

虽然敦马之前也向过往「被伤害过」的人道歉,却也引来各样的抨击。当然,也有人认为敦马要道歉,难道希盟就没做错过吗?敦马不过是在其位,而行其执政权力获得利益最大化,这是无可厚非的。要追求「大局」,必有牺牲,且未必获得如期成果,看来这都是希盟眼下最適当的策略。

我相信,作为政治家,如果只是贪图眼前的利益,没有远见,党派並不会走远,不然也是外强中乾。希盟所盘算的,夺下国阵的执政权,如果仅仅以此为目標也是虚妄,最终目標並非实行两线製。两线製不过是一种突破现状的政治格局,意义自然也重大,说明大马並没有一党执政。最终目標是,真的提出改善人民生活的政策,並加以实行。

敦马与旺姐的配搭,也是经过各党之间的考量才得出的结果,而其意义不仅仅是推出最佳的配合,更在于各党之间的达成共识。希盟並非一党独大的组织,各党派怀著各政治理想,携手谋划国家未来,因此共识不一致难以成大事,非常时期可用非常手段,敦马任相就是非常手段。

要说首相人选,先不说因拉拢马来票而不纳火箭入考量,阿兹敏也是人选之一,也有能力却未被选上。两者相比,敦马的马来票引力及城乡区被老一辈人所熟知且爱戴,足以撼动国阵的票罐。敦马也提出阿兹敏是適合的人选,党內不乏有能力者,但也要有考量才会被选上。敦马是政治强人,执行力强,若排除他在外,最终局面恐会变成垂帘听政,且他的位置也难以安排。

旺姐不用说,希盟主席、公正党主席,更是安华妻子的身份,让底下的人心服口服。此次大选,希盟在西马半岛的议席分配,让土团党攻52议席;公正党51议席;火箭党35议席;诚信党则27个议席。就算土团党贏了全部议席,也不能如同巫统般一党独大(上届攻下88席位),且不意味著「马哈迪时代2.0」回归,希盟更不会变成「国阵2.0」。希盟也寻求王室特赦安华,让他重返希盟当第8任首相,成为核心人物。

希盟一旦执政,除了推出一系列的改革外,首相任期不超过两年,政府臃肿而实行「大瘦身」,大大降低一党独大局面。凡事皆有条件,考虑多一步,就多一分保障。近来冷颼颼的天气,也让人为这波譎云诡的政坛打起冷颤。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