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手机的App(应用程序)时代,人手一台手机,你就可以轻易购物、支付、召车或订阅机票与酒店。如今这趟全民App的时代列车,就连「卖淫」,这歷史上最古老的行业之一,也搭上科技列车,在App的推动下性交易变成公开的商业活动,犹如手机「点餐」那样一键而就。

广告

当App將性工作者、嫖客与卖淫集团聚合在同一个平台上,且没有任何下载限制时,警方如何面对这样的执法难题?民眾又如何看待这股科技「黄潮」?

在互联网时代,席捲你我的除了排山倒海的资讯,还有「黄潮」。

黄色行业,或者色情行业与网站的浪潮,几乎已无法轻易拦截。儘管上至政府下至家长,均可以採用各种措施阻挡,但现实的情况却是:大家总有办法接触或被「黄潮」淹没。

而如今从互联网时代来到手机App时代,性工作者、卖淫集团或按摩院为寻找更多客源,竟躋身进入手机App,让民眾只需一App在手,无论身在何处都可隨时找到適合的色情场所、服务或性工作者。

掛名「生活消费」

《东方日报》经读者致电投诉后展开调查,发现此命名为「XX网」的App,该手机App分別发佈在安卓(Android)与苹果IOS系统,儘管该App被列为「17岁以上」,但下载时没有出现任何限制,任何人均可隨意下载。

广告

不仅如此,该App在介绍时声明是:「生活消费必选应用」,同时也是「满足生活消费和线上购物等需求的软件,可查询附近生活优惠信息、商品美食与各类服务搜寻」。

然而记者在下载后进行检查,却发现整个App其实就是提供色情按摩、性交易广告与推介资讯的应用软件,与其说可以寻找「商品美食」,倒不如说是用以寻找「按摩店美女」;美其名说是「满足生活消费」,其实是「满足性服务」。

此App是在2017年9月上旬,经由中国成都一家App开发商上架至安卓Playstore与苹果App Store,目前整体下载量已超过3000次,而该app更已累积接近1万5000名会员之眾。

记者发现,此App其实是所谓的论坛App,就是將论坛网站集成为App,让论坛成员也可以使用手机App参与论坛活动,当中包括发帖、查阅或者评论等等。

而「XX网」App,其论坛基本上只有一个主要版块,就是「保健按摩」,当中介绍全马上至檳城,下至柔佛新山的按摩场所,而每个帖子更有按摩女郎(或性工作者)照片、所提供性服务、价钱以及服务时段等等。

不仅如此,该App还提供性工作者或按摩女郎的手机號码与个人微信號,以方面嫖客直接与对方预约时间。

此外,使用者还可以在与妓女完成交易后,在该帖子底下发表「感言」或「报告」,以让其他嫖客参考。

如此明目张胆买春卖春,似乎已目无王法,丝毫不怕警方取缔,同时也引发民眾忧虑,担心將引发更多年轻人嫖妓,继而导致更多社会问题。

我国警方不断努力打击色情活动,但如今却出现手机App提供用户有关色情按摩 的资讯,意图挑战警方。
我国警方不断努力打击色情活动,但如今却出现手机App提供用户有关色情按摩 的资讯,意图挑战警方。

面书付费宣传 吸引嫖客下载

「大家都是要方便做生意而已,如果不是有心人,不会想要下载这个App。」

其中一名在该App上刊载色情按摩招揽广告的按摩店业者受本报询问时辩称,该App提供的是「色情交易」,而App的名字极其普通,一般民眾不可能轻易在手机上搜寻就可下载,而只有所谓的「有心人」才会知道,因此对民眾没有不良影响。

然而,实际上此App与其论坛在面子书上设有专页,而该App与论坛专页更频繁在面子书上付费宣传,以吸引更多面子书用户阅读,而大部分阅读该专页或发佈的贴文后,均会前往下载此手机App。

「就算没有这个App,互联网上还有很多提供详细卖淫资讯的大马论坛,这对於嫖客来说根本不是一个秘密。而有了这个App,就能方便很多好此道者,让他们知道哪里可以『找吃』。」

而在对方的进一步说明下,记者始知道该App还设有「援交」与提供「一条龙」卖淫服务的隱藏版块,但仅提供给具备相关权限的用户,而要得到该权限,则必须向论坛版主或在手机App內,主动提交本身的手机號码与其他私人信息。

据了解,卖淫集团担心其中用户出现「无间道」,也就是有警察隱匿其中「放蛇」,因此不敢开放所有论坛版块,以免这些提供「一条龙」服务的色情场所,遭到警方取缔。

「XX网」手机App公然在app內提供性服务配套、价格与手机號码。
「XX网」手机App公然在app內提供性服务配套、价格与手机號码。

妻子查夫手机惊见色情APP

「我以为丈夫下载的是股票交易的App,没想到竟是色情服务App!」

现年42岁的陈太太(家庭主妇,来自甲洞)告诉本报,她因丈夫近期经常夜归,且对她越来越冷淡,因而担心丈夫或已有第三者,於是鼓起勇气翻查丈夫手机,但结果却没有一丝发现。

「但是,我却在手机內的其中一个文件夹中,发现这个『XX网』的App,基於这个App与其他即时通讯App放在一起,因此引起我的怀疑,结果在打开后才发现原来是色情服务的App。」

她表示,她曾就此质问丈夫,但丈夫却表示只是基於好奇而下载该App,根本没有买春;儘管她將信將疑,但她担心会有更多人前往下载此色情服务App,因此决定通知媒体,希望警方能够介入调查。

她说,一旦民眾可以轻易接触到这些色情服务的资讯,意味著製造更多嫖客,同时也將引发更多家庭问题。

慕斯达法表示,当局发现越南妓女已有日益增多的趋势。
慕斯达法表示,当局发现越南妓女已有日益增多的趋势。

中文为媒介语 警方执法困难

全国反风化、肃赌及私会党取缔组海鲁警监告诉本报,警方一直以来都有在严密监控国內的色情网站与资讯,一旦有所发现就会第一时间上报予通讯与都与多媒体委员会(MCMC),以封锁网站。

然而,他也坦承,基於部分色情论坛或网站是以中文为媒介语,因此警方在民眾主动举报网站后,仍必须寻找相关警员进行翻译,確保网站触犯法律或条例后,才能採取进一步行动。

「无论如何,若有人在互联网上,公开標明可提供的性服务,同时也列明价格,警方则可就此採取行动。」

此外,全国移民局总监拿督斯里慕斯达法也告诉《东方日报》,目前国內大部分妓女均是中国籍女子,但越南籍妓女已越来越多。

「卖淫集团让这些女子以合法按摩女郎身份入境我国,但却让这些女子提供性服务。」

他强调,无论是为顾客提供手淫或者半裸按摩,都属於性服务,移民局一旦发现將予以逮捕,同时提控被捕者,再將这些触犯移民法令或滥用工作准证者驱逐出境。

移民局与警方均异口同声指出,国內部分按摩院提供性服务,民眾应积极向执法部门举报,以剷除卖淫活动。
移民局与警方均异口同声指出,国內部分按摩院提供性服务,民眾应积极向执法部门举报,以剷除卖淫活动。

卖淫集团手段隨时代「进化」

我国卖淫活动,自70年代嫖客需要摸黑进入后巷寻找暗娼,演变至如今只需要刷手机,未来甚至仿效泰国嫖妓App,让嫖客仿如点餐一般,只需要按键就可召妓,让执法行动更加困难!

在7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我国的卖淫活动一般设在店铺,嫖客要寻欢一般是经熟人介绍,步入店铺后巷后往铁闸上敲门再自后门进入,而卖淫集团为避开取缔,往往在嫖客进入后就拉闸。

而在90年代以后,我国卖淫集团开始参考中国与香港的卖淫活动,仿照其中的营运手法,將妓女暗藏在夜总会或三温暖中心內,嫖客只能亲自上门,才能经由领班带领下召妓。

而隨后,国內的卖淫活动花样百出,色情活动在酒吧、按摩中心甚至美食中心內均可发现,但一般民眾均无法轻易得知色情场所位置。

直至互联网时代来临,卖淫集团与妓女开始使用微信的「附近的人」功能招揽嫖客,甚至架设色情论坛让嫖客得以分享嫖妓心得与提供资讯,最后竟发展成手机App。

而其实在泰国,更早有人上架提供性服务的App,让用户可以通过App阅览妓女照,隨后直接在手机上预订妓女上门时间及付款。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