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周忠信

广告

虽然即便首相本身都在迟疑未决什么时候大选,但是排除了安华6月8日猛虎出闸、穆斯林斋戒月或5月15日开始这两大主要考量,从现在至斋戒月开始之前,分分钟都可能宣佈解散国会。

按联邦宪法55条(4),国会解散后需要在60天內举办大选、接下来的60天內召开第一次国会。按照以往最为速战速决的记录,1986年大选提名落在国会解散后第5天,2004年投票日落在提名后的第9天。

选举委员会虽曾在2011年国会成立的「国会选举改革特別遴选委员会」的建议下,承诺竞选期最少11天,但是不排除其会在没有法律约束下,重复2004年最短的8天竞选期。下表为过去几届大选的竞选期:

因此,如果要拖到最后一分钟,即斋戒月开始之前投票,也不管投票日是否週末,再参考以上史上最短的提名日和竞选期,首相可以拖到4月29日宣佈解散、5天后的5月4日提名、9天后的5月13日星期日投票(513惨剧纪念日对国阵有利)。

选委会不公昭然若揭

于2009年4月3日取代阿都拉成为首相的纳吉,上次是在其拜相4週年的2013年4月3日宣佈解散国会。如果首相选择在其拜相9週年的4月3日宣佈解散国会,按照上述史上最短的速战速决方程式,会在5天后的4月8日提名、9天后的4月16日投票。

广告

有人说,既然都要大选了,还需要召开国会吗?可以这么说,本次国会唯一的关键就是为了通过选委会「辛辛苦苦」歷经多场官司,方得以提呈国会(如果没有进一步的法院上诉程序来暂缓它目前进行著的最后程序:公示选区划分)的《马来西亚半岛和沙巴的选区划分报告》。

选委会是否不公正,路人皆知,选区划分的丑陋不堪,似乎都以国阵胜选为標准,因此过去两年不断传来国会解散消息到最后都没实现,最大的原因就是为了通过这份选区划分,因此国阵政府绝对不会轻易放弃將它提呈国会、生效。

4大变数影响投票日

按王维兴《召开国会是虚招?》一文;「上、下议院即將在3月5日一起召开。接著,下议院会议从3月6日至4月5日召开,上议院会议则从4月16日至30日召开。依据一贯的议事程序,下议院將从3月26日至4月5日处理政府议案……《马来西亚半岛和沙巴的选区划分报告》;如果国会不依据惯例,在预想不到的情况下,突然就完成了选区划分报告的议事程序。这在一个马来西亚的天空,也不是不可能的。」;3月6日国会会开始让朝野议员辩论国家元首御词后,此后任何一天都可能立即通过划分,並且在不需要交由上议院通过的情况下即交由元首御准、立即在宪报公佈和生效。

一旦生效即可解散国会。如果第二天3月7日立即宣佈解散、按照上述方程式,5天后的3月12日提名、9天后的3月20號投票(学校假期)。因此,网络流传的选委会筹备工作现场,以3月24日星期六预设为投票日,是目前为止最为「合逻辑」的第14届大选的投票日期。要在学校假期安排旅游的国民,目前只好先避开这落在学校假期尾端的「黄道吉日」。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变数呢?第一,选委会的选区划分在一两年前就已经展开,当时没想到会被拖到现在。隨著民生问题激化、联土局丑闻不断等新的局势变化,当初图利国阵的划分现在或不尽然有效。我们从最近选委会重新展示的划分放弃了雪州的大部分重划的动作可见一斑。

第二,希盟宣佈马旺配后,两人也宣佈將展开全马巡迴演讲;这或將掀起风潮,成功造势。遥想当年安华「烈火莫熄」全国巡迴风起云涌,一旦苗头不对,国阵可能断臂求生,割捨选区划分、立即解散国会。

佈局对策左右战局

第三,监狱局虽宣佈安华6月8日猛虎出闸,但是內政部副部长最近指责安华做为囚犯屡屡发表文告,可能导致因「行为良好」的標准减刑被取消而延长刑期。因此,如果5月15日斋戒月开始了都还没有投票,但是又不能在6月15日开斋节之前投票,延长刑期的「伏笔」到时可能会派上用场。

第四,伊巫议席分配尚未谈妥,又不能公开谈。巫统地方诸侯不会轻易让路,但这样的话,伊党处处为他人做嫁衣裳打三角战便不可能做到「造王者」来让其支持者信服。伊巫议席分配若不妥,伊党搅局的三角战的效果便会打折扣。

从以上最新的几个变数来看,除非军警系统的情报显示选区划分或有反效果(因此不用等国会召开)、马旺全国巡迴將掀起风潮,不然「黄道吉日」將落在3月24日星期六。

不管大选最终落在何日,政权鹿死谁手,最大的关键將是两军决战变化万端之际,领军將帅佈局、应变得宜的一方会胜出。

要破釜沉舟,显示希盟的决心,或许应该考虑马哈迪与纳吉北根对决、林吉祥与廖中莱文冬对决、末沙布与哈迪马江对决、旺阿兹莎与扎希峇眼拿督对决、慕尤丁与希山慕丁森布隆对决、中央领袖全面离开安全区开拓疆土,甚至更多匹配的领袖王对王。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