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广告

不同的视角,各异的定论。评估伊斯兰党的行情,也是这样。2017年9月顺利入境砂拉越,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当时扬言西马165个国会议席,希盟预期贏出当中113席,国阵共有50个席位,伊党只剩下两个席位。

两席?硝烟四起,大选將近,1月21日接受媒体访问时,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所言,则是另一道不可思议的风景:下届大选党放眼贏得最少130个国会议席,以便组成政府。

但是,战略呢?显然的是,哈迪阿旺始终举旗不定。《东方日报》报道,出席崛起2.4集会(Fastaqim2.4),他高举一把象徵马来人及武吉斯(Bugis)的马来短剑。那么,伊党到底怎么定位党未来的大方向?

这一点,哈迪至今也没有定调。儘管这些日子和巫统眉来眼去,他驳斥市场之谣言,阐明党没和巫统秘密结盟,共同迎战第14届全国大选。因此,吉兰丹45个州议席,將全面与巫统开打。

如此诡异的说辞,显见哈迪肚里没有信心,因而只能一再变动他的兵法:如果贏了绝大多数议席,自然不再需要巫统了。反之,万一诚信党的代表贏了相当的比率,则寧和巫统靠拢。

不独丹州,伊党如此打算,雪兰莪的政权,乃至全国的佈局,也是如是。要是月亮確能一口气夺下了130个国会,巫统既可有也可无,首相也要马上换人;怎么还需要纳吉结盟?

广告

这么一说,哈迪似乎熟读了《三国演义》:魏、吴、蜀,三雄各据一方;只要两方联手,理论上嘛,自可打败了余下的1/3。哈迪或许没有想到,最后从三线制得益的大贏家不是巫统,不是伊党,而是老马。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