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郑庭河

照常理:一个政党能够接受如前首相敦马哈迪那样的人物当政治联盟领导总共22年,足证明这政党中的许多人应该还蛮认可或至少包容老马一贯的思想、作法、风格、路线,以及其各方面的「功绩」。所以这22年中,这政党里没人(或很少人)公开反对、批判、挑战老马,一点也不令人感到意外。

老马若是更机灵、刁钻、狡猾一点的话,实际上不难从档案中翻出一大堆有关政党中人对其领导地位、职权和决策——乃至对其个人——的「忠心耿耿」,包括「歌功颂德」之类的资料。如此资料公佈出来,应可与各前盟党人士纷纷「插上一脚」,要求其为过去的错误决策而道歉的大量「檄文」作出蛮「有趣」的对比。

22年的春秋一点都不短,除了盟党的「效忠」文案,老马其实也可从档案中找到不少民间个人和团体(包括媒体)对自己的各种「积极」和「友善」评价,乃至各种具体的追捧动作(如捧茶之类)。毕竟「凡走过,必留下痕跡」,若拿这些证据来质问一些今天异常热烈地批判老马的民间个人和团体为何「当年一套,当下一套」,恐怕也是挺能让人「反思」的事。

当然,人们或应容许人难免会「犯错」——也许过去曾经22年內「唯『马』首是瞻」的眾盟党和民间人士著实是瞎了眼、犯了糊涂,不知老马干了那么多「坏事」,所以未能及时醒悟而反对之、背弃之。惟既然今天终于知道了,那如果够老实、诚恳的话,既要批判老马,这些人也同时得为当年本身或所隶属的组织对老马的盲目支持或纵容表示一点歉意,否则太无原则了。

国家体制深度不健康

另外,实际上老马掌权时期,也有不少反对阵营的从政者和民权团体对其执政团队做出很多批判、指控、抗议,惟可惜「国强民弱」,所以一般上都不得要领。何以不得要领,多少也因为老马有「坚强的靠山」,而这山,甭说,一部分正是其盟党和民间人士所给予的稳固支持。今天,这些盟党和民间人士是否要为当年「无知」地充当老马的靠山而感到遗憾、后悔啊?

说来讽刺:不少国人总要等到领袖相对在野了,才「明白」或「记得」他犯过多少错误;或者向来不是不明白、不记得,只是以前不敢、不便道明和表態而已。老马的例子实在是个深刻的教训:一个有著错误的思维、理念、动机、心態等,以至导致一系列错误决策的领袖,居然可以左右逢源,甚至翻江倒海地掌政达22年,根本无法有效制约之,可见国家体制的深度「不健康」。

难怪,为了纠正、弥补这「不健康」,一些人不惜拋开对「烂政客」的顾虑,以及对「两颗烂苹果」的纠结,更强调体制上的「振荡疗法」,即寧可借用看似「变节」了的老马来对抗还在当权者之间縈绕的「马哈迪主义」(虽或可能只是一厢情愿)。总之,「政客」恐怕还不是其人当下在乎的重点因素。

虽说有点超现实,惟「今日之老马vs.昔日之老马」,堪称本年度的政治大戏也!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