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朱冠华

广告

笔者一向来都算是净选盟2.0的支持者,过去对净选盟2.0的印象是不错的。但是最近一件事情,我觉得净选盟2.0犯了大错,使得我对它的印象大扣分。笔者是希望净选盟2.0脑袋可以清醒,即刻纠正。

去年12月,由台湾当局前领导人,也就是国际认证的贪污犯陈水扁成立的台湾民主基金会,颁发第12届亚洲民主人权奖予我国的「乾净与公平选举联盟2.0」,由净选盟2.0主席玛丽亚陈代表领奖。

很多人不是很瞭解台湾民主基金会,这个基金会的背景在台湾政治版图是属于绿油油的。说白了,这个其实只是打著民主招牌行法西斯主义的组织,因为它的背景也就是现在台湾执政的民进党,目前正在台湾试图搞民主表皮,骨子是法西斯的统治。

破坏宪法违反契约

民进党执政以来,就破坏宪法的「不溯及过往」、「不能针对立法」和「有罪推定」的基本原则,抢夺在野国民党的党產,破坏法律,在无经过合理的司法程序下就冻结国民党的资產,对国民党「抄家灭族」。这种以公权力违反民主法治的恶法,更进一步扩展到取消中广电台执照。掠夺民產如妇联会,国语日报和最近试图把民选的水利会(农业组织)改为官派,给自己人坐地分赃之余还能侵佔水利会的3000亿台幣(401亿令吉)资產。

民进党还违背政府和员工的「信赖保护原则」,破坏契约,不合理支付军人、公务员和教师的退休金。利用岛內贫富不均的问题,煽动低薪资的年轻人仇视退休金相对多的军公教老人,用文革手段来剥夺已经没有工作能力的老人退休金,还將军公教老人污名化,斗臭斗垮。民进党之所以对付军公教,原因是他们认为这些人不是自己的支持者,不会投票给他。

广告

「球员兼裁判」

另外,台湾面书也出现一种普遍现象,就是面书也变成绿色。很多批评民进党的人都会被民进党的网军洗版,一直到对方受不了停止说话为止。如果你抗压力强,他们就会集体检举让你停权。所以批评民进党的人面书被停权已经是家常便饭的事情,包括知名时事评论员黄智贤和侯汉庭也不能倖免。

违法的太阳花佔领立法院和行政院的案件被撤告,而执法的警察却还在跑法院。台湾现在法庭和检察官九成都亲绿,所以你会看到很多案件出现双重標准。中国留学生周泓旭被民进党用黑箱手法不经法庭公开审问就以荒繆的罪状入狱,却又双重標准的为公开审判並认罪的李明晢喊冤。

民进党推出「东厂」都比不上的《保防法》和《资通法》,这些法的特点都是可以让执法权绕过和凌驾司法权,直接可以用国家和资讯安全为由来搜索、监听、逮捕、判刑任何民进党认为危害安全和资讯的政党,企业和个人,而且根本不用证据。因为立法、执法和司法都是他的人,就是球员兼裁判。这是个比我国《內安法令》还恐怖的法令,所以台湾有人说绿色恐怖来了!

民进党又打著正义的旗號推出《促转法案》,要把对台湾贡献巨大的两蒋总统(蒋中正和蒋经国)拿出来,歪曲抹黑两蒋歷史和贡献並予鞭尸。而这个转型正义是违宪的针对立法,故意避开日本殖民屠杀60万台湾人时期及避开李登辉结束动员戡乱后的年份。目的就是试图继续通过抹黑两蒋来在台湾製造仇恨,希望製造对自己有利的选情。

歷史日本化

台湾绿色政党为何避开日本殖民奴役台湾的不正义歷史,还美化日本殖民,让台湾成为全世界唯一说「慰安妇是自愿」的地区?

如果你看臺湾歷史教科书,就会发现自李登辉和陈水扁施行教改以来,台湾歷史教科书越来越日本化,完全站在日本军国主义的角度下撰写的。所以台湾年轻人的亲日不是天然,而是基因改造。之所以会把歷史日本化,是因为绿色政党核心其实是日本殖民时代的皇民家族组成的。

所以才会无视人民福祉,试图引进日本核辐射食品来討好日本,对日本完全是一种奴才相。但他们在岛內却恃强凌弱,很多违反民主的法案,都被民进党漠视公平程序而强硬通过。而负责通过的立法院院长,就是颁奖给凈选盟2.0主席玛丽亚陈的苏嘉全。也就是无视日本殖民台湾的伤害,媚日说台日是夫妻关係的苏嘉全。

净选盟的名字为「乾净与公平」,怎么可以和这种根本没有真民主精神,本质是法西斯的民进党附隨组织的台湾民主基金会往来呢?而且还收了他的钱,我觉得净选盟脑袋根本不清醒。

假借民主之名行恶

我国民主发展要靠自己,收取境外的钱从来都不是好事,因为人家不会白白给你钱,一定有目的。难道玛丽亚陈不知道民进党不久前涉嫌与美国联手,资助和教导柬埔寨反对党如何发动顏色革命推翻现任合法政府的事吗?

法国大革命时期的革命家罗兰夫人被送上断头台前,留下了「自由,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这句名言。因此,越会把「民主、自由、正义」等好听词汇掛在嘴边的人,99%都是法西斯思想。因为这做法已表示他自以为是,自己就是「民主、自由、正义」化身,也对异己贴上標籤,这都是典型法西斯行为。

台湾绿色政党就是如此,打著民主、自由、正义及亲劳工、社团、反核的课题骗到选票,执政后法西斯本性马上暴露无遗,这造成民意支持率插水狂跌。

因此,净选盟2.0应该对民主有一个更清晰的认识。我国民主要靠自己,唤醒人民知道自己权益和揭发国內舞弊,並提升民主责任制的认识,绝对不能让任何境外势力介入。何况介入者本质不过是打著民主招牌的法西斯的台湾民主基金会?

为了防止近墨者黑,我希望净选盟2.0应该退还台湾民主基金会给予的奖座和那10万美元(约39万令吉),不应该让法西斯玷汙了净选盟2.0。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