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庄仁杰

种族主义的幽灵,始终在马来西亚徘徊。自建国以来,马来西亚的政治结构就以种族主义为基础,这现象到了1969年之后更加严重。现在种族主义不只是瀰漫于政治之中,社会、经济与文化等都受到种族主义的影响。

由于种族主义的影响,华社的政治倾向也可从种族角度切入。檳城不但是马来西亚的华人主要聚集地之一,並且在当地向来是人数最多的族群(但是在2015年的人口统计中,被马来族群稍微超越了一点)。此外,观察檳城政治即可得知,檳城也充当著马来西亚华社的政治风向球。因此,得檳城政权者,得马来西亚华社民心。从2008年执政檳城的行动党,也从那时至今得到了华社的支持。

披上大华人主义

2008年行动党得到檳城州政权,也取得了华社的支持。但是过去的这十年,行动党也错失一个天大良机。

若从行动党党纲来瞭解政党,会知道这是个信奉社会主义,强调为弱势发声,超越族群界线,並意欲打造公正与平等社会为目標的政党。虽然不可否认,行动党的党纲让它贏得部分华人的支持,但是它能够获得华人选民支持的最大原因,是因为行动党站在马华的对立面而获得华社支持。

因此,行动党取得檳州政权的那一刻,所面对的华社是一个充满了种族主义,甚至可说是一个大华人主义为主流的华社。而这与它的社会主义思维和超越族群界线的思维,是格格不入的。

虽然如此,行动党可因为取得华社的支持与信任,让其一言一行可逐渐地大大改变华社,带领华社走出种族主义思维的陷阱。不过这十年来,只见行动党主要是利用华族的种族思维,但不见有多少改变这思维的举动。

行动党在改变华社种族思维上的不作为,可从丘光耀身上得知。丘光耀不但曾经担任行动党文宣组组长与《火箭报》主编,並且他的言论对华社的影响力较其他行动党领袖大得多。他宣称只是普通党员(而且现在不是党员)所以没有影响力,但是影响力並非取决于可见的结构,而必须与不可见的权力结构一起来解读才行。

包装种族主义论述

笔者在去年年初曾撰文指出丘光耀虽然以社会主义为名,但实际上却处处显露种族主义。至今为止,这个思维仍然没有改变。虽然喊著社会主义,但是在切入马来西亚的情况时,却是以马来人/穆斯林与非马来人/非穆斯林来解读马来西亚社会,却忘了以財富的多寡与社会阶级的高下来解读。说穿了,就是拋弃社会主义的解读方式,並以社会主义来包装种族论述,同时也犯下了硬套理论的错误。

丘光耀为首的一些行动党人,不断炒作这些以社会主义来包装的种族主义,使得华社民眾对于行动党的精髓——社会主义认识不深,仍然停留在种族主义思维上,更別提会因此改变思维。

行动党的另一批人,虽然极力跳脱种族主义思维,但是其言论始终未见明確指出种族主义的错误,也无法比丘光耀等人的言论更容易掳获华社民心,因此从未成为主流,进而改变华社种族主义的思维。

过去十年,是行动党在华社中所享有的最好时光。行动党的言行,都会成为华社眾人所相信的事物。如果行动党积极指出种族主义思维的陷阱,甚至从社会阶级的角度切入,重新解读马来西亚史,来打破国阵政府以种族主义所解读的马来西亚史,今日將会非常不同。如果这么做,也许今日华社会能够理解,其他种族也像华社一样,面对各种政策上的不公,同时也在经济和社会上面临许多困难,进而能够打破国阵政府一直以来对人民所灌输的思维。

很可惜的是,行动党並没有这么做。一些支持行动党和希盟的专页和网站等,不但充满种族言论,甚至对弱势者没有一丝同情。更有甚者,行动党的种族言论,更催生出法家这类极端种族主义者,並且成了拖行动党后腿的敌人。

笔者认为,不论来届大选结果如何,行动党都应该痛定思痛,好好地一改自己的言论,善用自己的影响力,来让华社走出种族主义思维,而不是一再地加固这种思维。不然总有一日,將会反噬己身。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