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快到了,除了赶著买新衣、办年货,此时此刻,每家都在想著该吃什么年菜了吧?这一年一度的农历节庆,最期待的除了红包(未婚者)之外,想必就是年菜吧!年菜有简约版、有奢华版、有传统、有创新,一想到新年,你最先想起的年菜又是什么呢?看看补习老师彭秀芳、乔治市世界遗產机构资源、研究与教育经理蔡爱卿的年菜情怀,哪一些正合你口味呢?

所谓民以食为天,新年少了岁岁年年相似的年菜,肯定失色不少。年菜的珍贵之处,在于每家都是独家,就算是一样的菜色,不同家庭的口味、籍贯、过年方式、掌厨人,就会有不一样的独家味道。

许多年菜传承自祖上先辈的厨艺,若有幸还能吃到这些属于家的老味道,真的是幸福。若与家庭年菜厨艺断层,现代人的年菜也可以自学,自创一种新年回家团圆的幸福感。

若忙得没时间亲自准备年菜,就算买,一般也会买回记忆中最熟悉的那几道菜色。外厨的年菜味道总与独家记忆落差,但吃著外形熟悉的菜色,多少都能弥补一些遗憾,最重要是一家团圆。

谈到心目中的经典年菜,蔡爱卿回想起来,还是首选家里那些一脉相传的传统年菜。

她说,年菜的选择越来越五花八门,但她的家每年吃的年菜,跟她小时候吃到的分別不大。「当中包括炒沙葛、炒杂菜(罗汉斋)、猪肚汤、白斩鸡和五香卤肉等。」

世代相传美味

虽然回忆中的年菜大多没有失传,但也难免有些遗落在过去的年菜。她遗憾地说,想起一道已经很多年没看到和吃到、连谷歌也搜查不到的菜,就是当年曾祖父建在时,家里每逢过年过节,一定有道曾祖父喜欢吃的甜排骨。

她说,当年还小的她不知道甜排骨是怎样煮的,只记得材料包括排骨和大量的红枣。「甜排骨真的是甜的,似乎加了许多白糖去煮,当时我一点也不喜欢吃甜排骨。但长大后每每忆起从前的年菜,总是想起它。」

彭秀芳也赞同年味以传统最珍贵,尤其是年糕。她说,年糕虽然不是主要菜餚,却是重要的新年甜点,且甜滋滋的滋味是世代相传的美味。

她心目中的经典年菜有鱼、鸡、鲍鱼、香菇、菜花等食材煮成的菜色,当中珍贵的海味,甚至会特別留到新年才会好好品嚐一顿呢。

谈起以前物资贫乏时,人们到了新年才有鸡鸭鱼可以吃。彭秀芳认为,现代人的年菜丰富多也幸福多了。而她最想念的年菜,就是咸菜鸭汤。

有机会应为家人下厨

火锅、盆菜都是近10多年来盛行的年菜形式,针对现代人越来越简化的年菜准备,蔡爱卿认为这无可厚非。

她指出,对重视「吃」和「家庭」的传统华人来说,年菜可说是一年中最重要的一餐饭,但对习惯吃快餐、不大下厨的现代人来说,准备年菜实在是件大工程。

「因此有些家庭是在餐厅订桌吃年菜,或请外勤厨师准备。不过我个人更重视年菜背后的团圆传统意义,是不是自家煮的,反而没那么重要。」

彭秀芳则认为,年轻时会认为准备年菜很麻烦,但年纪渐长后,有些人开始珍惜和家人的互动,有机会的话还是会为这一年一次的喜庆日子精心准备,为家人辛劳下厨。

吃到传统菜是福气

谈到每年必吃的3道年菜,彭秀芳就选了「鱼」,因代表年年有余。

「还要有蒜,因为『算』钱,吃蒜代表赚大钱算也算不完。鸡也是一定要有,新年就要吃大餐,吃好一点,接下来生活才会越来越好。」

蔡爱卿则选了炒沙葛、炒杂菜和白斩鸡。「记忆中,这三样菜真的不曾在我们家的年菜餐桌上缺席,从80年代到今天。虽然我们已有能力吃更好更贵,但每年依然能吃到传承自先辈的传统年菜,这是我们的福气。」

不管年菜怎么变 一家团聚最重要

隨著国民生活水平渐渐提高,华人新年家家户户餐桌上,每一代人都有越来越多元的变化。

彭秀芳从自家餐桌上的年菜形式改变,看见现代人越来越忙碌,原本准备年菜的繁杂工作也逐渐简化了。

她说,以前的妇女多是全职主妇,一般是母亲亲自煮一整桌的菜餚给家人吃,但现在的双薪家庭很少有时间,年轻一代为了方便,甚至喜欢到酒楼吃团圆饭,不介意多花一些钱,最重要一家开心。

「我们家也从吃饭变成了吃火锅,因为吃火锅可一边吃一边聊天,还可吃了又吃。」她认为,不管年菜形式如何改变,只要是家人一起团聚,感情还是会一年比一年好。蔡爱卿则认为, 以马来西亚的情况来说,这些年来年菜的种类虽有变化,但仍与传统脱离不了关係。

「就拿盆菜来说,虽是近年才流行起来的年菜,不过仍是道传统料理。从电视上的贺年广告就知道,一家人齐齐整整坐下来吃一顿传统年菜,才是幸福家庭。一到过年,大家还是会优先考虑传统元素,不管你喜不喜欢。」

她说,当人们生活越来越好,名贵食材就开始出现在餐桌。「如我们家的传统年菜,所用的都是普通食材。后来家里的孩子都有了经济能力,有时候过年也会豪一下,买一些价钱较贵的食材来煮。」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