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走在中国內地的大街小巷,无论各大商店或是街边小吃摊,处处可见「二维码」(又称QRCode),大家隨时拿出手机扫码就可以付款买走食物或商品,摊主不必分身找零钱。

隨著中国的电子支付两大巨头,即微信支付及支付宝预计会在2018年上半年,相继以不同的形式来开通本地货幣电子钱包,使业內人士看好电子支付將改变大马人的消费习惯。

儘管早前传出腾讯將在今年首季开通微信本地货幣电子钱包,但业內消息称,微信支付无法赶在春节期间开通本地货幣钱包,使到大马人无缘率先体验过年用令吉来发微信红包的乐趣。

中国两大龙头企业阿里巴巴及腾讯为了抢电子支付市场,往往不惜砸巨款大搞新玩法,而起步慢支付宝10年的腾讯微信支付,因2014年除夕夜推出「抢红包」,迅速引爆中国社交网站,突击成功,最令人津津乐道。

正因微信支付是因「抢红包」而崛起,適逢距离今年农历新年还有半个月的时间,那么微信支付是否赶得及农历新年开通大马货幣(令吉)的电子钱包,备受业內关注。

2千万微信用户

其中,大马电商总会长黄猷发在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称,倘若微信支付能在华人新年期间开通本地货幣电子钱包,对微信打开马来西亚市场有很大的助力。

他说,大马有超过2000万名微信用户,拥有一定的群眾基础,因此微信开通了本地货幣的电子钱包,相信將有一定的作为。

大马电商总会总会长黄猷发
大马电商总会总会长黄猷发

腾讯去年杪宣佈微信(WeChat)支付在马申请电子支付牌照已取得「突破」,预计大马微信用户在今年首季,可在微信支付绑定银行卡以「令吉」交易。

儘管如此,业內有消息称,由於目前有些细节尚未解决,已赶不及在春节推出微信「令吉钱包」,但相信能在5月或开斋节前正式开通。

微信官方號应用程式开发商The VBLOC有限公司创办人庄斯敏受询时表示,据他了解,不仅一家本地银行为微信电子钱包提供服务支援,未来陆续会有所宣佈。

万人预先体验功能

儘管对外低调,但业內人士都了解到,中国腾讯控股公司早在2年前已开始部署在马开通本地货幣电子钱包的工作,同时挑选部分大马微信用户使用大马钱包试测版本。

这批中选的大马微信用户,拥有一个可切换中国区及马来西亚区钱包的双版本,他们可以透过绑定大马银行卡并使用令吉来电子交易,提早体验微信支付的部分功能。

其中,从事摄影事业的符智胜是大马2000万微信用户中,被挑选中为大马海外测试版的微信用户。他一开始以为身边的朋友都是拥有可切换不同地区钱包的双版本,后来才发现他是「特殊用户」。

据他所了解,在全马2000万名微信用户当中,只有1万名微信用户拥有这个版本,但这个测试版的功能有限。

儘管试测版拥有可切换中国或大马钱包的微信双版本,但却不具备匯率换算功能,当他需要使用人民幣交易的时候,仍需要另外找跨境微商来代办。

庄斯敏(左)与顏伟骏,4年前为中国企业做IT外包服务时,发现微信平臺的功能性,从而耗时3年做研发工作,如今总算小有成就,是大马少数的全套微信官方应用程序开发商。
庄斯敏(左)与顏伟骏,4年前为中国企业做IT外包服务时,发现微信平臺的功能性,从而耗时3年做研发工作,如今总算小有成就,是大马少数的全套微信官方应用程序开发商。

微信生態链强 能改变消费模式

由于腾讯为了进军马来西亚市场做了一段时间的准备功夫,加上微信生態链有助于中小型企业的业务推广,因此业內人士一般看好微信支付开通大马货幣(令吉)电子钱包后,將有一番作为。

微信官方號应用程式开发商The VBLOC有限公司创办人兼首席执行员顏伟骏在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谈到,由于微信生態平台因存在「共享」概念,一旦大马商家踊跃加入微信生態链的话,的確可以改变大马消费者的支付场景。

顏伟骏提到,腾讯推出的微信对商家而言是一个应有尽有的「超级APP」,当绑定支付之后,將可吸引实体店或餐饮业者通过微信平台来营业。

「我们可以看到微信支付在中国普及的程度,是消费者在无人便利店或菜市或街边小摊刷『二维码』付款,卖家不必分身找零钱等等,这些都可在微信支付开通本地货幣钱包后,在马来西亚看到的场景。」

他也指出,大马的微信用户当中至少60%为马来人,因此只要更多大马商家了解微信平台的功能,那肯定可以改变大马主流消费者的生活习惯。

在顏伟骏看来,中国两大电子支付巨头不约而同选择大马作为国际化第一站的原因,不外是我国融合了中西元素的环境,而且大马用户使用的社交媒体种类繁多,加上政治相对稳定,对他们开拓市场是一个很好的落脚地。

另一方面,大马电商总会长黄猷发则谈到,对电商及微商而言,微信支付开通本地货幣钱包將能使到整个付款系统更为流畅,加上微信附带功能有助商家做很多活动及统计数据,对扩大业务有很大的助力。

他说,对网民而言,微信有很多功能,有聊天室、朋友圈,又能直接转账消费或收发红包,加上微信不是一个陌生的品牌,微信支付又是与本地银行合作开通,因此將能吸引大家去绑定移动支付。

黄猷发预见,大马电子支付在2018年將取得里程碑式的跃进,因支付宝也將通过蚂蚁金服的联营公司来为联昌集团(CIMB)的一触即通(Touch’n Go)提供电子钱包的技术服务。

他认为,大马在今年迎来「刷码时代」指日可待,在不久的將来或许也会如同中国那样,出现「劫匪欲打劫便利店却抢不到现金」的新闻。

有人误导微信操作 商家花了冤枉钱

从阿里巴巴集团创办人马云到腾讯集团创办人马化腾,中国互联网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造富神话」,成功的例子让很多人对互联网有无限的幻想。

儘管互联网是一个可以创造財富的渠道,但「內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有些大马传统生意业者因对互联网营销及「数码转型」的概念一知半解,导致在进军互联网之路屡遭挫败,从中更花了不少「冤枉钱」。

其中,微信官方號应用程式开发商The VBLOC有限公司创办人庄斯敏受访时揭露,有些没有真才实学的投机分子,在不提供其他的技术分享下,只靠开讲微信营销概念就收取2、3000令吉的高额费用。

他补充,这些课程往往以免费赠送微信订阅號来吸引人报名,而实际上,微信订阅號并不难申请,而且只需要300令吉的认证费就可以申请到一个订阅號。

「我们(IT公司)一定要站出来揭露这种情况,是因为商家是没有必要去花这笔钱,而且这些讲师免费赠送的订阅號所註册的公司名字並非属于商家本身,这存在一定的风险。」

此外,The VBLOC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员顏伟骏则指出,从市场角度来看,目前在推广微信平台的2类职业分別是信息科技(IT)开发者,即程序员通过微信平台开发软件来服务于中小型商家;另一类则是讲师,主要是讲营销课程,但不提供技术层面的服务。

他形容,讲师的角色就像银行的信用卡代理那样,门槛不高;但信息科技(IT)开发者的话,就要有一定的门槛,要拿到微信认证的开发机制。

他补充,他们並非是与微信签约,只是得到微信授权以把所开发的软件连接进微信平台里,让有关的企业得以在微信平台去做数据管理及微信营销的工作。

他们当初耗了约3年时间,研发微信平台官方號的应用程式,同时再用1年的时间去跑市场,才有今日的成绩。

他们为商家开发一套拥有7大功能的微信官方號微应用程式,并提供一整年的后端服务,收费还不到4000令吉。

拼人气群红包是有趣及最受欢迎的微信红包功能,玩法是在塞一个总金额在红包內,大家拼手气。
拼人气群红包是有趣及最受欢迎的微信红包功能,玩法是在塞一个总金额在红包內,大家拼手气。

订阅號分为中国版国际版

儘管中国微信平台走向国际,但基于中国国家防火墻政策,中国內地手机號註册的微信用户无法关注大马商家的微信订阅號(WeChat OA)。

据了解,微信的公眾平台订阅號分有中国版及国际版,而中国微信用户无法关注海外版本的公眾账號,而大马商家申请的公眾號属于国际版本,这样才可以完全管理及掌握本身客户的数据。

为此,若有做中国市场的大马商家,除非拥有中国註册的公司或寻找代办,否则中国內地微信用户是无法收到相关信息。

微信支付大马试测版中,可见有2个切换钱包的地区。
微信支付大马试测版中,可见有2个切换钱包的地区。

微信官方號应用程式开发商The VBLOC有限公司创办人庄斯敏在接受本报访问时,证实了上述的区分。

他提到,无论是中国版本或国际版本,微信公眾平台目前也分有订阅號及服务號,大马商家在申请时,最初肯定是隶属订阅號,即每天能发一次消息给关注者。

他补充,若要从订阅號升级至服务號的话,则要做服务型相关系统,如用会员系统或微信点餐等系统。

他称,国际版的微信订阅號可以连接很多系统及服务,包括连接至面子书(Facebook)、照片墻(Instagram),因此商家可以引导客户从这些宣传网站进入微信平台,以助于客户数据的管理。

与此同时,他提到,微信平台是一个综合性的「Super APP」(超级手机应用程序),微信公眾平台订阅號能协助商家去办各种线上活动,以让消费者在线下消费,包括通过微信扫描二维码以免去携带会员卡或复印优惠餐券的麻烦,餐饮业者也可以通过微信平台来建立点餐付款等等。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