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广告

低迷的气氛,林吉祥和卡巴星一起输掉国会议席,前民主行动党副主席李万千先生发表〈致林吉祥的公开信〉,建议林氏转任顾问。当时我也在〈后林吉祥时代迟迟不来〉里附和:

「林吉祥可以持续作为行动党的卖点,今后再不该是所有镁光灯下的唯一焦点。吉祥固必认清,与其等待后浪取代,不如自我终结,也算是政治崇高的奉献。」

年少之见,显然不解政治。隨后那些转折,我们现在都知道了:林吉祥没有完全抽身离开,而是辞谢歷任多年的秘书长,改任党主席,跟著转任为他量身定做的党国会领袖。

当中跌宕起伏,峰迴路转的曲曲折折,一言难尽。读者只要细读丘光耀的博士论文《马来西亚的第三条路——民主行动党研究》(香港:中文大学;2005)自能明白。

时光荏苒,倏忽廿年。年长的林吉祥还在战场,造化弄人,相对年轻的秘书长郭金福先生反而提前离世。党派的恩怨,立场之是非,遽然成空;当初和马哈迪对著干的林吉祥,现在反而同在希盟阵营。

票箱一开,不论第1 4届大选的战绩如何;按照岁月的规律,当能觉察,后林吉祥和后马哈迪时代,已经拉开序幕。可是,对下一任的接班人,党到底有何佈局和安排?

广告

眼下的困蹇,大家心照不宣。林冠英的战与不战,似乎不再是个人的意愿和选择,同时也是攸关律法的议题。叶子麟博士在新著《愚民大国》(八打灵:叶子麟;2017)重提黄朱强案例(页56),確是醍醐灌顶的当头棒喝。

可惜,因为厌及和尚,自然也恨极了袈裟,党內的隨扈,党外之拥躉,不但不以为然,而且乐以看到林吉祥开疆拓土。然后呢?然后,不管后林吉祥时代来或不来,可见陈李陈林黄翁蔡廖八个马华总会长,还打不过一个林吉祥的老神在在。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