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建党的马华公会总会长陈禎禄爵士如果地下得知,这个建国初期曾经风光璀璨的老牌政党,总得的国、州议员,沦落到比起一间微型华小还不如;此时此刻,不知他的心里会有什么感想?

当初7/11的战绩,说来真是脸红了。接下来呢?马华放眼的KPI,说来也不怎么样,目標不过试图夺下15个国会议席。就是那样,民心之所思,选票的转向,谁知道呢?

参考政治学者潘永强博士所言,还能发现,未来的成败,还需取决于马来社会反风之风险。

经过马哈迪医生的上下跑动,席捲起马来海啸,说不定就把马华好不容易得来的那一点点优势,全部抵消了。

1月30日的黄昏,这位土著团结党会长到访布城夜市的现场反应,也许反映了民眾之倾向。一些身穿制服的公务员,高兴极了,要么赶著自拍,要么和马哈迪医生合照。途中,《当今大马》的记者笔记,一名女子甚至高喊:「新首相万岁!」

一个人想要万岁,当然不可能。但是,人过九旬,马哈迪医生还能贏得一定的支持;显然的是,他的影响力,实在不容小覷。处境这样,马华还能一如既往,仰赖马来票的救生圈求存吗?何况,华人之回流,或许还不成比例。

儘管这样,剿灭马华,恐怕也只是一厢情愿。除了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名下的文冬或有转折,署理总会长魏家祥的亚依淡,副总会长蔡智勇之拉美士,说到底,都是硬战。

当中,蔡智勇的选区经营,深得好评,在野党想要反扑,何止还需加倍的努力?亚依淡,犹是艰难:反风狂吹的上届大选,魏家祥仍老神在在,贏得7000多张多数票,安然大步过关。想要打败魏总,谈何容易?

可是,仅三两席,马华的存在,可有可无还真难说。这么说来,前副揆依斯迈医生的评语,確是远见了:hidup segan,mati tak mahu,要生不能,要死不得;只能苟且,走一步看一步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