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廖明安

广告

砂州行动党埔奕州议员陈长锋指「投废票的人民,是民主社会的败类」,当这位被指持双重国籍的州议员发表这样不民主的谈话,他本身就已经「践踏民主的真义」,甚至扼杀民主制度里人民自主的权利。

既然是民主社会,为什么人民不能有「以上皆非」的民主意识?我们看看那些口说「民主」的政客还有政党的爪牙,是怎样对支持投废票人士进行语言暴力,及网络上的霸凌。最近,投废票运动成员兼社运分子玛丽安李的演说短片在社交媒体流传后,对她的攻击性言论杂沓而至,而这些网络霸凌者多数是反对党支持者。

当玛丽安李被霸凌的事件经过媒体报导后,希盟各党领袖方才「有所动作」谴责网络霸凌的行为,並呼吁支持者停止骚扰玛丽安李。火箭郭素沁更表示,「希盟领袖可能过于繁忙,而没有即时留意到网络的霸凌事件。」这样的態度令人不敢恭维,也证明反对党与人民的心声越走越远,甚至漠视了少数一群的民意。

人民的政治自由

很多论者认为之所以会引发投废票的舆论,是因为人们痛恨马哈迪,不满反对党没原则的与马哈迪合作,但这只是其一。希盟的政纲至今无法给予我们明確的方向,十年来没有敲定影子內阁,这是其二。其三,人民投废票的意愿早在民联瓦解时已经萌生,人民对反对党的结盟问题感到失望,那时候已经有民调显示不愿意出来投票的民意上升,最终在累积更多的不满与失望后,演变成投废票。

投票与否,不登记做选民,投哪个政党,甚至投废票,这是人民的政治自由。投废票之所以被反对党,尤其行动党大力討伐,原因不外就是害怕废票影响了反对党的胜算。这就好像当初国阵威胁人民不要投反对党一样的道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表明投废票的人士,往往被诬蔑,冠上「国阵走狗」、不爱国、不尽公民责任等等罪名,似乎十恶不赦。

广告

政党要人民不投废票,那就请拿出更好的政论来爭取选票,而不是妖魔化投废票的动机。「民主政治是自作自受的政治」,我们希望国家的改变,但应拒绝,政治搞不好,拚口水骗术的政党。如果我们的政党依然走不出旧格局,不在政治正確上做出重大且宏观的改变,我们的民主,就是自作自受无误,甚至是自作孽。

投废票是民主机制下自由选择之一,只有威权统治及野蛮政治才不允许人们投票自主。有人说投废票不如不投票,这是不正確的。不投票,政党会以各种主观因素解读,例如无法回乡投票,天气不好,被对手恐嚇等等,但投废票则可以明確表达对竞选政党的不满与失望。倘若一个思想开明进步的政党,就会正视废票的讯息,爭取废票成为投选他们的一票。

投废票,虽然改变不了大局,但是民主国度应该接受,包容及正视的声音。少数的声音不应该被忽略,这是民主最可贵之处。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