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刘嘉美

一位反对党党员在超市购物后,把收据拍照上载到面书上,並附註「不是说基本货品不征收GST吗?现在连婴儿的食物也收GST!还说什么国阵贏了,人民生活更轻鬆,真可笑」。

在面书抱怨生活、说些不满,本是轻鬆平常的事,但这位党员没有想到,这篇贴文马上迎来大量不知名的攻击,留言里充满人身攻击,更有人把这篇贴文、连同贴文者的照片和工作职位等个人资料,转发在国阵的其他粉丝页上,这再迎来另一波疯狂的批评和转发。

国阵拥社交媒体优势

这全在他意料之外,作为一个关心政治的青年,他不时会发表个人观点、转发反对党的资讯,但自从这篇贴文引起了不寻常的「关注」后,他只好急急把內容拿下来,其后他的脸书也刻意的「去政治化」,回归生活日常的分享。

澳洲国立大学学者罗斯塔塞(Ross Tapsell),一直关注印尼和马来西亚的媒体形势,他分析国阵与希望联盟的社交媒体策略时,发现在这次的选举前夕,国阵扭转了过去在社交媒体的劣势,比反对党更胜一筹。国阵的网军比以往更加积极,他们严密的监察网上的动態,並快速回应,在一些亲政府的网站和社媒圈子里,也不停发贴文,大有压倒希盟之势。

罗斯塔塞把这现象连结到他的东南亚观察,不管是在2014年印尼总统选举胜出的佐科威,还是在2016年菲律宾选举报捷的杜特蒂,他们都是在社媒战上更胜对手。即使是首相纳吉也公开承认,在2008年和2013年两次大选的失利,是由于网络上的竞选战不如对手所致,这也解释了国阵为什么在这次更愿意大丟资源打网络战,而社交媒体成为了选战开打前的主战场。

当然,罗斯塔塞的研究主要比较的是「数量」,与內容的质素无关。大量发布人身攻击的评论和虚假的詆毁,是否能爭取更多的支持,的確惹人怀疑。在老牌民主国家美国,虚假新闻(fake news)成为了影响总统选举结果的关键,不同的学术机构就此现象进行研究,发现推特上的新闻资讯有一半属于假新闻,而超过六成的美国成人是通过社交媒体获得新闻消息。对比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支持者,发现前者更受社交媒体影响,而后者则较支持传统媒体的报导。网络上反移民、反福利的保守言论,確能成功鼓动右翼的支持者。

立法打击假新闻

儘管假新闻大行其道,但有趣的是,德国人对假新闻相对有免疫力,网络上的煽情新闻没有为该国的选举带来关键性影响。这首先与德国人接受资讯的渠道有关,他们只有1/4的人口是通过社交平台看新闻,过半数的市民是直接到新闻网站阅读,而在选举期间,以社交媒体作为主要资讯来源的人口只有6%,这远远低于美国与其他国家对社媒依赖的程度。

虽然如此,假新闻对德国不是毫无影响力,在移民问题上,近年也越来越多渲染移民和难民提高犯罪率的新闻,部分是捏造的,也有部分是附加仇恨的言论。这些言论使得德国社会对移民群体製造出敌视的气氛,而德国政府也决心干预网上的仇恨言论,他们认为问题的根源在于社交媒体平台本身,也就是面书、优管(youtube)这些大企业本身没有积极处理,任由仇恨言论散播。因此,德国进行立法,要是面书等平台没有在24小时之內,移除含有仇恨言论的贴文,便有可能被罚款最高5000万欧元(2亿4000万令吉),以示惩罚。

同样针对假新闻,马来西亚在接下来3月份的国会里,將有可能提出立专法打击假新闻。政府指立法目的不是为了打压言论自由,反对党和市民还是可以自由地发表言论。话虽如此,这个星期,便有一位商人因其面书贴文涉及「不尊重国家领袖,破坏他们的形象」而被判罪。立法会否迎来更多的检控呢?看来,打击假新闻的立法比假新闻本身更可怕。又或者,政府不应针对小市民的言论,而是看看在选举前夕,那些频频出动的政治领袖和准候选人,他们向公眾说了什么?许了什么诺言?毕竟在选举前的虚假承诺和空头支票,才是最具欺骗成分的假新闻。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