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林宏祥

广告

第14届大选,决定谁能撑多久。

若国阵重夺国会2/3多数优势,纳吉就能再撑多一个五年。10年前,时任首相阿都拉失守2/3底线,导致国阵內忧外患。党內外势力趁势崛起,领导层洗牌、政治版图移动。阿都拉下台,国阵成员党如马华公会、印度国大党等陷入「不知为何而战」的党爭;而公民社会则释放力量,与掌权者使劲拉扯,以致国阵五年內都无法恢復元气。

若国阵仅以过半议席拿下政权,抢不回檳城、雪兰莪、吉兰丹州政权之余,又丟失柔佛或吉打州政权,则纳吉要面对党內逼宫的压力。扎希、希山慕丁与凯里铁三角会组成新配搭,弃纳吉保巫统,致力摆脱1MDB弊案的包袱,重新巩固巫统/国阵政权。

另一厢,若国阵重夺2/3,则意味著希望联盟惨败。最可能的情况是「马来人海啸」没发生,行动党在华裔选民比例偏高的选区胜出,是希盟得席最高的成员党。若在野党议员族群比例严重失衡,则回到10年前「华人在野党对抗马来人政府」的局面,让种族政治再度找到滋长的温床。

这是国家诚信党与土著团结党的第一次全国大选,选绩决定两党是用完即丟的保丽龙,抑或能够重复使用的保温瓶。诚信党若有所斩获,则能够继续与伊斯兰党竞爭,不让后者在本地穆斯林社会垄断话语权。若全军覆没,则可能解散,个別领袖投奔行动党或公正党,甚至不排除在哈迪阿旺离开以后,重返伊党怀抱。

至於土著团结党,若所胜出席次无法促成政党轮替,则比较可能成为46精神党2.0,更甚於人民公正党2.0。

广告

倘若国阵以过半议席执政,则意味著希盟在国会內尚保住1/3的实力。马哈迪若没落马,就能以国会在野党领袖姿態,与首相面对面针锋相对。希盟能走多远,关键恐怕不在理念,而在於权力。民联之所以撑上七年,是因为掌握州政权。即便中央领袖因理念分歧而宣告民联不復存在,雪兰莪却因为州政权的维繫,让「民联」屹立不倒至今。

稍微回顾,除了伊斯兰刑事法的课题,民联成员党之间的共识,恐怕比希盟更大。在宗教、族群、文化认同领域之外,民联对政治、经济民主化有相当高的共识。反观希盟,虽撇开了伊斯兰刑事法爭议,却在民主、自由、公正、多元等政治价值上,存在分歧。如果没有权力维繫,分歧很容易就变成导火线,粉碎这个在野党联盟。

然而,以目前这个阶段,要实现政党轮替,在野党联盟成型以后能否打持久战,极其关键。不管纳吉、巫统或国阵,都想借第14届大选恢復元气,然后向在野党、公民社会反扑。在野党若无法一举攻下布城,却能捍守至少1/3国席,以及数州政权,也至少能够撑得下去,等待时机,开创新局面。

选民撑谁,谁就撑了下去。倒过来说,马来西亚未来是什么局面,就看选民在第14届大选撑了谁。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