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一名正修读微生物学课程的女大学生沃德(Nichole Ward),在厕所里烘手机作了一项实验。她將培养皿放在烘手机內3分钟,再等候48小时。结果培养皿长满了形状可怖的真菌,照片在面子书疯传。不过,沃德的实验是否严谨,遭到包括烘手机製造商在內的多方质疑。

美国女大学生沃德
美国女大学生沃德
广告

沃德为了准备將来主修护理学而上微生物学课程,她表示,教授佈置功课后,她选择在女厕的喷射式烘手机採空气,两日后长出的真菌,比其他同学在別处试验的都多。沃德把照片在面子书公开,呼吁大家勿再用烘手机,引来超过56万次转发。

有网民大呼可怕,表示再也不用烘手机,但也有网民质疑德的实验方法不严谨。

她没有对真菌再进一步试验,包括了解是否对人体有害,涉事烘手机的製造商亦对其实验方法提出质疑,並强调產品受到大学研究认证,设有高效滤网,可以阻止细菌隨风喷出。

对於烘手机是否播菌来源,科学家至今仍在爭论。有者认为厕所细菌会被烘手机集中並喷出,2016年一项研究指,乾手机的周围环境含菌量,比纸巾多1300倍。

左为强风式烘手机;右为暖风式烘手机
左为强风式烘手机;右为暖风式烘手机

2014年刊登在《医院传染期刊》的一篇论文则指出,强风式烘手机会让周遭空气中的细菌暴增27倍;暖风式烘乾则会让细菌暴增6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