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位33年的前首长敦丕显斯里泰益玛目今年毫无征兆地宣布退位,转任州元首,其政治上多年来的战友丹斯里阿迪南沙登接棒,掀起了砂州政治新时代。

另一边厢,在大马政治方面,国阵于去年505全国大选感受到民联的冲击。民联虽然最终还是无法执政中央,但获得52%选民支持,这使到未来政治的趋势,更加备受瞩目。

偏偏刚经历首长领导职权更迭的砂拉越,将在未来一年半内举行第11届州选举,彷佛率先掀开国内政治的好戏。实际上,砂州政局的一举一动,可窥探来届全国大选的选民走向,成为朝野政党的最佳试金石,甚至也会牵动全国大选的选情。

本报记者就此特地走访砂大高级讲师兼政治分析家仄尼里博士,为砂州未来的政治趋势把脉。

阿迪南说到做到

阿迪南沙登在接棒之后,大胆地发表严禁极端份子入砂的言论之余,还展开严厉打贪的行动,一举成为全国的政坛瞩目焦点人物。很多人相信,其备受瞩目的程度,会随着州选期限越来越近而提高,若州选举砂州国阵成绩标青,他甚至还会继续“绽放光芒”。

仄尼里也深信这一点,并认为,阿迪南上任以来的作风与政策,已经扫除人民当初对他的最大忧虑,那就是他是否会受到泰益玛目影子的束缚。

“但很显然的是,阿迪南已经做到了,他努力的证明给人们看,他能自立,不受泰益玛目影响。”

他表示,阿迪南不受泰益玛目影子束缚的最先证明,是今年5月份举行的万年烟州议席补选。当时,在国阵土保党候选人还未出炉前,就传言候选人可能是泰益的人选,甚至是其儿子,但是,最终的候选人尤斯诺巴罗,明显是阿迪南沙登决定的人选。

他说,阿迪南开明的作风也与泰益玛目截然不同,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开放首长办公室让反对党议员进入,进行面对面交流。反之,泰益在位33年来,首长办公室是反对党的“禁地”,如此强硬的作风,甚至让州国阵领袖不敢与反对党人士交往甚密,连反对党人士举办的宴会都不敢踏入。

还有其中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例子是,阿迪南基于人道立场,同意拨出100万令吉给已故民主行动党武吉阿瑟州议员黄和联,充作他生前的医药费。

打贪大快人心

“这种种迹象显示阿迪南与泰益玛目不同,他说到做到。他还做出符合人民期望的行动,比如打贪,对付非法伐木的活动,大快人心。”

他说,砂州非法伐木问题是公开的秘密,自从30多年前就已经出现。

在被问及他如此公开及强硬打击非法伐木问题是否会影响他的地位,及造成牵涉人士对他的不满时,他表示,砂非法伐木问题涉及一些部长、生意人及多个政府部门。

他说,这些不满的人多数是涉及非法伐木,但他深信他这举动对砂经济发展带来好处。

他称,阿迪南的打击行动,对于砂州经济整体而言是非常有利的,因为非法伐木及盗木问题导致砂州面对数百亿令吉的损失,若继续下去,无论是对于人民的下一代,或是经济前景都是负面的。

他披露,阿迪南此举也将为砂首长带来好名声,因为他为维护砂州整体人民的利益而不畏惧得罪人。

土保党地位不动摇

作为砂州国阵“大哥”政党,砂土保党可谓牵动整个砂州的政治,不容任何风吹草动,以及党内部问题影响党的壮大。

阿迪南沙登上任首长后,理所当然登上砂土保党主席的宝座。但从一个宣传主任直接跃升至党魁,阿迪南这个直接绕过许多人的大跃升,是否会在党内设下计时炸弹?

在仄尼里看来,这个忧虑是多余的。

他表示,在阿迪南上任后,当初最有“胜算”的两名首长的接班人选,拿督阿玛阿邦佐哈里及拿督阿玛阿旺登雅,都不止一次公开表达支持阿迪南的领导,这显示俩人对于阿迪南是无私支持,而这种精神,对维持土保党的稳定的强大是至关重要的。

他不相信阿迪南在土保党的地位会受到挑战,除了他(阿迪南)与党内领袖关系融洽之外,土保党人士也相当清楚,若挑战司令台,只会为自己带来不良印象。

“我相信阿旺登雅和阿邦佐哈里对土保党绝对忠心,作为砂州国阵“大哥”政党,砂土保党可谓牵动整个砂州的政治,不容任何风吹草动,及党的内部问题影响党的壮大。”

他深信,只要土保党继续维持稳定,来届州选肯定会一如既往所向披靡,就算该党角逐新划分的选区,也会照样取胜。”

州元首不问政事

还有一个让人关注的焦点是,前土保党“老大”泰益玛目是否还在党内维持影响力。

仄尼里重申,其实早在万年烟补选的时候,可看出泰益玛目的“影响力”已消退。至少从表面看来,阿迪南并没有受到泰益玛目的牵制。

他强调,作为一州之长的州元首本来就不可涉及政治,而泰益玛目在退位前,也答应不会插手政治,而是专注扮演类似英女王的角色,不问政事。

“我相信泰益玛目会保住这个承诺,况且他本身亲自经历的1987年明阁事件,应作为教训。若州元首府太具政治色彩,这只会引起政治冲突,不仅损害砂土保党,对于整个来说砂州发展来说也是极为不利的。”

如何避免扯后腿

阿迪南上任后不久,砂州政坛风云突变,内讧多年的人联党和民进党爆发大分裂,政坛出现两个新政党,联民党与人民自强党。要如何处理砂国阵自家事,相当考验阿迪南的功夫。

多年来对于砂州政治颇有见解的仄尼里,也一时无法理解阿迪南下一步棋要怎么走。他认为,阿迪南现在是左右为难,随时?得哥情失嫂意,要妥善解决砂国阵内部纠纷,简直是不可能任务。

他表示,砂国阵成员党内部问题在泰益玛目时代就已经爆发,当时国阵高层的处理手法不当,导致阿迪南现在面对一堆烂摊子。但这些烂摊子,必须在来临州选之前收拾好。

他说,联民党与人联党,以及人民自强党与民进党之间的纠纷没小心处理,来届州选肯定会出现两方互相“扯后腿”的情况,最终反对党坐享渔翁之利。

他相信砂国阵领袖已经料到上述的情况可能会出现,但至于要如何解决,相当考验智慧。

“或许,已经在州立法议会通过的增加11个新选区,可考虑交给新党出战,或以对换议席方式安排新党出战哪个选区。不过问题是,若新党未被接纳加入国阵,怎么给他们新议席?”

新党不容易壮大

仄尼里表示,要避免两方“扯后腿”,阿迪南必须说服两方的领袖以国阵利益为重,站在同一个立场。

对于这两个新党的未来发展,他称,新政党要扩展影响力,并不容易,尤其是新政党的领袖,人民对他们很多疑问,例如政党的成立背景。

黄顺舸,最初是加入自强党,但5个星期后,却退出,组织联民党,理由是要更好地为华社争取权益,在自强党无法做到,难道当初在加入自强党的时候,没有想到这个?

人民的疑问是,他究竟是要拯救自己,还是要为人民争取权益?新党的成立,究竟是为人民,还是要为自己?

他认为这是人民最大的疑问。

总而言之,联民党和自强党,不容易发展,人民对于他们很多疑问,他们是否具有威信,是否具有很好的领导背景。

火箭垄断华人区

在首长亲民开明作风普遍赢得各界人士的好评之下,华人票会回流吗?

对于砂人联党与联民党在来届州选在华裔选区出战。他认为,两个政党都有问题。他不认为华社会支持,两者之间都没差别。

他表示,若说人联党和联民党在来届州选会赢,只是一个假象。

他还是相信行动党会垄断华裔选区,可能还会赢取更多议席。

在被问及人联党和民进党是否还重要时,他说,来届州选,人民还是认为行动党是选择,华社相信人联党可以在帮助他们处理生活问题,但在选举时,选民还是会投给行动党。

“因为,对于选民来说,选民已经看到人联党的服务记录,而且现在人联党转型也还未见效,华裔选民是现实的,他们要看人联党是真正能够为华社争取权益的,目前为止还看不到。”

他称,现在,行动党比较激进、勇敢、大声,虽然没有权力,但从阿迪南的政策看来,一些是受反对党影响比如降低电费,土地课题等等,这是好的现象。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