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曾昭智

自懂事以来,每年就期盼著一个大节日,那就是华人新年。顾名思义,就是新的一年,这当然指的是华人农历新年了。而农历新年可以为我们带来何等样的欢乐呢?坦白说,这还因人而异。但无论如何,不论哪个年龄层,哪个阶级人员,贫、富或信奉哪个宗教的华人,无不欢度农历新年的。因为这是数千年流传下来跨宗教、政治的华人节庆,其中掺杂了许多华人优良传统文化与习俗,世世代代都一直传承下去的。

每到农历年尾,许多人不论老少都开始倒数佳节之来临。小孩期待大日子的到来,可以穿新衣放鞭炮,向长辈贺年拿红包;青少年是时候可以很放任地与同学朋友成群结伴游玩看电影,当然也少不了那诱人的食物和压岁钱;青年人可以不必为繁忙的工作而烦恼,得以好好休息与年长的父母相聚,和心爱的伴侣过两人世界;中年人则开始珍惜回老家陪伴年迈的双亲、会会不常见面的兄弟姐妹。而老年人,在有生之时,在这个时刻会很被动的期盼著不在身边的家人,能早点回来吃团圆饭相聚,含飴弄孙共享天伦。这情节,是其他族群所不常见著的。

「年」到底是何物?话说在很久很久以前,聪明的先人编造了一个美丽的传说,称有一种怪兽叫做「年」的东西,每当冬季转春的时刻,都要出来害人。于是家中长辈就会號召旅居外地的家人都回来相聚,共同防御家园。

「年」到来的前一天晚上,家庭成员都会聚集吃饱一顿丰富的晚饭,等待怪兽来临。这饭局,后来便被人们称之为「团圆饭」了。因为年兽最害怕的便是红色和巨响,因此人们在门口掛上红色的采布与对联(由早期的桃木符板演变而成),和放红色鞭炮以嚇跑来犯的年兽。

而这年兽定时来犯,週而復始的时期,则被人们取名为「年」。

年兽来袭的当晚,还有一种小妖叫作「祟」(念Sui第四声),会出来用手去摸熟睡中童子的额头,小孩因而会被嚇得哭起来。紧接著头疼发热,孩子最后变成傻子。然而,「祟」最害怕的,便是人们用来买东西的铜钱了。因此,长辈们都在团圆饭后个別派给小孩一包包装有铜钱的红色(「祟」也和「年」一样,惧怕红色)袋子,压在床头枕下以驱赶「祟」妖,因此家家户户都在这天晚上,大人小孩一块亮著灯坐著不睡,守著大厅聊天閒话等待「祟」妖的到来,这等待的举动人们称它为「守祟」。由于「祟」与「岁」谐音,后来才有「守岁」和「压岁钱」或「红包」的说法。

我们身处科学昌明的时代,当然对以上传说不足为信,但人们仍乐此不彼的愿意遵守这对抗「年」的美丽传统习俗。原因无他,就是「抗年」过程中,我们可以享受天伦之乐,感人的家庭和谐,同时也珍惜家庭成员团结的温馨氛围。这一切,都十分符合华人的伦理道德精神。而这年復一年的团聚,逐渐成为汉族文化的重要一环。可是近年来,人们又开始面对另一种可怕的妖怪来袭,它无孔不入地渗透我们的家庭生活,破坏了彼此间的和谐,严重淡化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与沟通。此妖一日不除,人们日常生活肯定出问题,诸聪明人非得想个驱妖办法不可。

而这妖孽,就是咱们天天所面对的新科技怪兽……「手机」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