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周忠信

传奇人物郭鹤年在其自传揭秘:「我认为政治是唯一的解决途径。所以,我选择先修法律,以此作为进入政界的途径」,「在莱佛士书院时,我倾向选修法律或政治,反而对从商並不感兴趣。」;而这些是因为「我对殖民主义的深恶痛绝」。(页28)

当然,因为日军入侵马来亚等时局剧变,他最后没有从政,我们也不得而知如果他从政,按其嫉恶如仇的性格以及和多位首相、副首相的密切、同班同学的相互信任,会不会能够力挽狂澜把马来西亚的政治发展带去正確的方向。

新春佳节是大日子,几代人同堂欢聚时,长辈都会关心起下一代的日子过得如何。回家、团圆、希望年轻一代过得更好,永远都是各族在欢庆佳节时的主题,因为人类生存、打拼的动力,如果不是为了自己过得更好就是为了下一代能够过得更好。

年轻一代毕业了比我们来得好找工作吗?他们的发展机会、空间多大?如果许多人需要兼职才能维持生计,如何才能过得上好日子?他们也得申请辅助金、BRIM,那还算得上可以自食其力吗?而从政就是为了改善人民的生活、改善下一代的生活,不是为了来改善自己的生活。

每个人,乃至于各族、各年龄层对「我的马来西亚」的想像和期望不完全一样;有的人要求淡泊安逸、有的人要求走在发展前端。不管要求是如何,共同点是,我们要一个能够引以为豪的马来西亚。

当我们走到全世界,自我介绍是哪国人、马来西亚是如何的时候,我们希望能够引以为豪;就像为人父母的,介绍孩子的时候,都希望孩子过得好、能够让父母引以为豪的介绍——「这就是我的乖宝宝!」

勿让「政治」变质

当人民出国,如果羞于自认是马来西亚人,相信这是因为他们认为,被一马公司丑闻、层出不穷的贪污腐败缠身的马来西亚,变质了——「这不是马来西亚!」

透明国际组织2017廉洁指数进一步从第55名跌至第62名(180个国家)、全球选举廉洁指数(PEI)再跌两位而排名第144(158国家)而被归类为「失败」(Failed);这不是我们的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原本就应该是有法治、有公正制度、处于正確发展轨道、有高素质政治家在引领的国家;这才是马来西亚!

改善家国,从政是非常艰苦的途径;郭鹤年可能会庆幸他最终是踏上从商这条路。

小时候就听过有民间故事嘲笑当官的不做为,要他们回家种红薯。这是因为公权力掌握在其职权范围里,不为解民瘼,高官厚禄也枉然!政治既然是经纶济世,从政也当是为了治世而献策,为施政而肝胆披沥;政治,本质应该是艰苦的,而政治家,应该也是被尊敬的志业。

不要让政治权利变质,就要让它透明和制度化,没有人为的操纵、没有人为的垄断。若你没有卓绝的坚毅意志、若你没做好心理准备牺牲个人利益、隱私和面对可能会很难缠和刻意刁难的政治对手,那么你至少可「短暂从政」——在大选投票日投下神圣一票。

这是不是我们的马来西亚?当我们能够为下一代付出更多的时候,一趟奔波回乡投票算得了什么?当我们能够为下一代做出更多的时候,我们还会放弃五年一次难得的机会吗?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