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侯显佳

广告

郭鹤年的自传从去年杪出版到现在,就掀起巨大舆论之浪,一边是销路好到一书难求,社会各界讚赏郭鹤年不已,另一边是巫统的愤怒,因自传揭露了一些政坛往事,更借题发挥,以数篇不知虚实的文章,来指郭鹤年资助行动党企图推翻国阵,建立华人政权,骂其忘恩负义。

最近部落客拉惹柏特拉在《今日大马》网站攻击郭鹤年,指控郭老金援行动党,意图推翻国阵政府的言论,在我国掀起千层浪。

农业及农基工业副部长拿督斯里达祖丁警告郭鹤年不要忘本,他的財富是因为国阵政策而非行动党。旅游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指郭鹤年为「反咬主子的狗」,还振振有词说拥有言论自由不会道歉。

这些人似乎忘记了,郭鹤年曾经对国家、政府,甚至国阵政党所给予的帮助,以及在危急之时的出手。那些谩骂郭鹤年的巫统人忘记了,如果国家有问题,遭殃的难道不是最大族群?那些曾隶属于郭鹤年的官联公司,从中获益最多的是否为土著?

郭鹤年是一名商人,而非治理国家的公僕,盈利是最根本目標,他大可只做唯利是图的商人,无需去理会纯属意识形態的企业社会责任。不过,事实是,郭鹤年在影响歷史的事件中扮演重要角色,他曾作为大马与中国政府的桥樑,促使马共放下武器;拯救马化控股;为前马华总会长丹斯里陈群川缴付保释金。

如果说,郭鹤年所作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商业利益,那么这也是「互惠互利」原则,也算还清了所谓「恩情」,更何况他的付出远超自身利益,这才是他获得民眾尊敬的原因。

广告

郭鹤年在2009年退出大马糖业,將马来亚糖厂出售给联邦土地发展局环球投资公司(FGV),白糖市场的垄断易手了。人民告別了糖价稳定的日子,面对的是白糖不断涨价,民怨也增加,然而垄断了大马白糖市场的FGV,其业绩表现不理想,还陷入亏损。

更早期,由于政府不断要求让土著介入,最终郭鹤年放弃自己一手创办的大马国际船务(MISC),如今这一公司也面临巨额亏损,负债过高。这两大公司都是郭鹤年的心血,且「交给」政府时运营情况良好。

大选要到了,各种课题满天飞,用德高望重的郭鹤年,来炒作种族课题无疑是烂策一条,拿著纳税人钱做官的政客要留有底线。在自传中,郭鹤年说实行强化土著政策的马来西亚就像一列走错方向的列车,而且无法回头,从今天来看这一列车依然行驶在错误的方向。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