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林晃昇先生似乎一生下来就是做大事了。不过是年少之龄,他已以野火的笔名开始大量的文学创作。成年之后,除了短暂寄身新加坡从事新闻翻译,不久衔命继承父业,回国投身家族的锡矿业务。

显然的是,林先生不愿把一生的时间,全用在商场。工余之时,他开始积极献身社会,参与雪董联,隨后一口气同时出任雪董联、董总以及「董教总全国发展华文独中工委会」主席。

身兼三头马车的领袖,既说明了他的德高,也同时反映了他的望重。犹是可贵,应对千斤重的压力,他应对的手腕之媲熟,几近完美。第一届独中统一考试得以顺利举办,正是佐证。

那些年, 確是华文教育举步维艰之日。华文中学被改制后,举目皆奄奄一息。要不是林晃昇先生愿意承接霹雳之火种,挺身领导,凭借企业家的精神,心无旁騖地为独中运谋,恐怕百废只能停留在待兴阶段。

但是,林先生不愿划地自限在中学的层次,而是放眼完整之体系,决意申办独立大学,甚至不惜试图通过司法,寻思一条新路。儘管时运不济,没有成功,我们仍然可以感受了他和团队的大气磅礡。

曾平白身陷囹圄

说到底,这个国家的许多沉痾宿疾,都因政治而生,也因政治而去。周旋磨蹭久了,林晃昇先生后来因此想要借力打力,想要另闢蹊径,转而倡导三结合之理念,突破华教的困蹇及华社之困境。

可惜的是,君子之行,只是一厢情愿。儘管受挫於此,林晃昇先生始终不屈不挠,统领前辈提呈《国家文化备忘录》,发佈《全国华团联合宣言》,推动民主人权运动。

尔后面向肆无忌惮的高压,他之淡定,一如既往,站稳立场,坚守底线,从来不曾后退。62岁的高龄,乃至不幸因此蒙罪,还遭政府以內安法令之条例扣留,平白身陷囹圄,幽於牢狱。

重见天日,韜光养晦的林晃昇先生不改千里壮志,继续转圜向前:辞卸董总主席之职,高喊「两线制」的雷霆万钧;身先士卒地加入在野党,促成另一轮的惊天动地。

后来那些跌宕起伏, 一言难尽的演绎,我们现在都知道了。退隱后,林先生迁往香港和千金同住,含飴弄孙,安享天年;直至2002年病逝,完成圆满崢嶸的一生。

此时此刻,世道衰微,缅怀先生,除了见贤思齐,当要明白,林晃昇先生所做的大事,启示了我们:华教运动的运作,助因很多;林晃昇个人的知识、做事的才识和处世的胆识,都是关键。

抱憾的是,歷经林晃昇、胡万鐸、郭全强的康雍乾之三代盛世,华教晚近遭遇空前的劫难,乃至满目疮痍。想要重建辉煌,没有一蹴而成的捷径,自然还需择林晃昇先生之善而从之,一步步地从头做起。

本文为缅怀林晃昇系列文章,由雪隆董联会组稿。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