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镇东早岁的家境不好,生活困蹇。出生在艰苦的环境,成长之后,要么终成大器,要么可想而知。难得的是,镇东争气,先是入读新纪元中文系,转往澳洲留学;读书用功,学术成就斐然。

朋友圈都认为,要是镇东当年留守大学,继续未了的研究,他必然会有一系列钜细靡遗的论述,卷帙浩繁的佳作。但是,显然的是,镇东的志向,不在推高自己的学历,而是放眼社会的改革,国家之平等。

因为这样,2008年他决意跟随秘书长林冠英,飘向北方,北征槟城。党配给的,是个灰色之升旗山国会:贵为民政党秘书长的谢宽泰先后两届在这里中选,而且一度终结了林吉祥的国会议员生涯。

那当儿,雾霾太猖狂,种族的阴魂不散,谁都看不清前方。镇东还是坚持肩上沉重的行囊,盛满了惆怅,披甲决战。没有想到,高耸的光大城墙,一下子为他们全部打开。

初尝执政的风光,镇东怀抱的大愿,没有因此戛然而止。2013年,他转而追随党国会领袖林吉祥的步伐,南下柔佛开天辟地,终把另一面火箭之旗帜,插在南峇山上之顶峰。

说来镇东眼下所得,应有尽有。40岁的青壮之年,已是领导一州的领袖,还是党内深得器重的后起之秀,未来的秘书长人选。不过,他在念在兹的,仍是想要冲出下一道桎梏。

攻打亚依淡的考量,正是这样。镇东心里所冀望的,自然是1+1=2的两全其美:原有的居銮,继续保住;同时一举夺下魏家祥三次蝉联的老巢,为希望联盟入主布城加分。

尽管我对镇东这些日子处理党务之手法始终不以为然,思虑两线制的大方向,我仍然愿意祝福他得以顺势逆转国家的命运。但愿永平的乡亲父老,也可以念及这点,把选票留给镇东。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