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古晋30日讯)政府拨款的所有受惠团体,都必需是已向社团注册局注册的非盈利组织,并且不包括政治团体或组织,所以,有人屡屡要求公开政府拨款受惠团体资料之举,只是一种廉价的政治宣传。

广告

砂首长署政治秘书陈开,今日是以文告方式,针对国阵选区拨款的课题作出回应时,如是表示。

他说,政府拨款的所有受惠团体,都必需是那些已向社团注册局注册的非盈利组织,包括教堂、伊斯兰教堂、庙宇、学校、公会、福利团体、青年组织、民间团体等,因为政府的政策并不被允许拨款给政治团体或组织。

他因此认为,有人屡屡要求公开政府拨款的受惠团体资料之举,无非是一种廉价的政治宣传。

此外,他进一步说明,所有受惠团体领取的拨款支票均是政府支票,不是个人支票,而且有关拨款的分发,均需要经过严格的审核程序。

“砂拉越政府的拨款,均是由砂首长署予以审核及批准,换而言之,拨款的最终批准权力落在首长手中。”

与此同时,他称,砂拉越的所有国阵人民代议士,都有权为各自选区的非盈利组织争取每年多达200万令吉的小型拨款,部长级的人民代议士则每年再获得额外200万令吉的拨款。

广告

沈桂贤助3700团体获得拨款

“另外,砂国阵的州议员们还拥有每年500万令吉的工程项目拨款,唯有关工程项目将由省公署负责执行。”

在国会选区方面,他透露道,国阵的国会议员每年能够为选区的非盈利组织争取多达600万令吉的小型拨款,每年为选区争取到的工程项目介于800万至1000万令吉,但碍于古晋市的古晋及实旦宾这两个国会选区均在上届全国大选时落入反对党议员手中,所以该两个选区的许多建设与维修,也因为得不到拨款而停滞不前。

对此,他指出,砂人联党于2016 年砂拉越选举中夺下石角与峇都吉当州议席之后,古晋的民间组织才得以摆脱过去几年的财政窘境。单是在2017年,他补充,该党主席兼石角州议员拿督沈桂贤,就已协助3700个团体获得拨款;今年迄今,他也协助700个团体领取了政府的拨款支票。

另一方面,针对古晋区国会议员张健仁一直要求沈桂贤,就拨款事宜作出交代一事,陈开反问道:“为何有关国会议员只一味要求拿督沈桂贤公开相关详情,但却不曾要求其它人民代议士公开拨款详情﹖”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