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意图

深切治疗病房(ICU)外的守卫不通人情,不准没有名字写在白板上的病人家属进入探访病人,令有关家属感到不满。

事情发生在上周,当一名病人家属接到亲属电话指有急紧状况的小病人在上午施了5个小时的手术后,还未脱离危险,因此被送到该病房等待进一步观察。

收到此亲属下午时间的来电话,心里忐忑不安的投诉人就在下班后赶往医院欲去作探访,还好是碰到病房探访时间的开放,于是他很顺利的就找到该病房,当时的病房外边(走道处)有许多等候去探病的其他病人家属。

他看了一眼以后,逐打开病房的门欲进入找人,后来因门边有一个守卫员就坐在那里,他也看到其旁有一块写著名字的白板,于是就瞄一眼,对方很快就走前问他病人的名字,于是他扫了一眼白板后,发现没有他要找的人,就老实回应说没有名字。

“想不到他一听以后立刻变脸说,没有名字的话就出去。我于是跟他交涉说是对方刚刚才打来说已在此处,第几号的病床,哪知他一点都不通人情,还是要我在查没有名字以后立刻就出去。生气的我立刻在他面前拨电给亲属,再次确认下。”

投诉人表示,电话里的亲属说病人才刚送到不久,名字还未放上,但守卫人员还是以半疑眼光看着他,结果还是比较年轻的守卫人陪着他去有关病床去找人。

“当然病人是躺在深切治疗病房的其中一张病床上还未醒来,令人气愤的是,跟在我身边的那年轻守卫员当时的表情是一幅还在置疑的情况,以为我要找的人不是在之前已跟他们表明的第X号病床,想来真的很气愤,怎不会想人们来到医院已经是无奈的事,那里值班的守卫员还如此的不通人情,以为每个人很闲空来医院逛街。”

他说医院的泊车位已经很严重的不足,如果不是情非得已,相信没有人愿意跑来这里闲逛,因为单是要找泊车位,至少都要找上半小时以上,令他感到很烦。

何况他也发现,好多次来到医院男女病房探望不同亲属时,病房外,写着病人名字的白板,住院的病人名字也没有经常更新。

他每次去医院探访病人时,也是在收到消息指在那间病房后就直接往目的地去找人。

投诉人每次也会习惯性在找到有关病房外边的白板处查看名字,看看有没有他要找的病人之名字,可惜每次都没有,但病人确实就在有关病房内就医。

投诉人说,对于诗巫医院的服务,好多年来没有任何的投诉,惟这次却令他感到很火热。

他表示,那些守卫员理应更近人情,既使没有名字列在白板上,但也不能立刻就赶人,须知很多人都是火急的来到医院,尤其是前往ICU病房的病人家属,心情不是一般的紧张,还有担忧,这些守卫的人员没有理由不知。

“他们应该是陪着病人到里面找一找,因为收到消息来到此地作探访的个案都是紧急状况的,有时候探访者可能还是来自外省或别镇者。”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