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郑名烈

马来票自1974年大选就是马华民政的救命丹。因此,甭说是马来区,就是混合选区,行动党胜出的机会几乎是等于零。

只有几次是窝里反才將议席拱手让人。一次是1986年大选森美兰的亚沙区,马华的王成就自家人扯后腿,让行动党的胡雪邦笑到最后。另一次是1999年檳城高渊民政党派出天兵江真诚,结果被自家人暗算,让行动党的吴庆发得以侥倖中选。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308大选破了马华民政马来票是救命丹铁票的规律。举凡华人票超过50%的选区,马华民政几乎不再有胜望(唯一的华人区金宝,在505也宣告沦陷)。

到瞭505大选,马来票超过五成,甚至六成的选区,马华竟然有连败两次的记录,例如关丹、亚罗士打、双溪大年。尤其双溪大年多数票快迫近一万大关,这对马华而言是非常大的警讯。

有些选区原是国阵强区,但308和505接连败北的多数票持续扩大,例如旺沙玛珠和敦拉萨镇多数票已分別高达5511和1万1832。红土坎更由胜出转为倒输8168张多数票。

如果505大选反映的是一个投票的基本盘,那么来届大选新选民的动向將会影响投票结果。当然,也许一些专家会认为投票倾向有地方性,南马不同于中北马。但我们仔细一看,505大选国阵接连丟失马六甲的武吉卡迪(马来选民52.79%,华裔选民40.75%)、峇株巴辖(马来选民51.86%,华裔选民46.31%),还有居鑾、古来、振林山这些传统堡垒区。

其中巫统丟掉三席,马华两席。更重要的是除居鑾外,其他选区都是未曾输过的议席。

南马的反风有日渐增强的趋势,岂能再掉以轻心?

峇株是巫统发源地

值得一提的是,峇株巴辖是巫统的发源地,拥有重要的歷史象徵意义,对马华而言,该国席旗下的帆加兰州议席也是前总会长蔡细歷连过数关未曾输过的席位,但在505被行动党一举攻破。就风水的角度来看,龙脉所在地被打破,这条龙的气数必定大受影响。因此,隔邻的亚依淡气数肯定大受影响。

总体而言,若马华民政能拿下这11席(图表),就是保住触底反弹的本钱。反之,如果再守不住,那就很难在大马政坛继续立足。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