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丘伟荣

前几天,大马穆斯林连线(ISMA,简称穆连会)在吉隆坡推介「投选有威望的穆斯林」选民醒觉运动。虽然出席人数不多,约有400位,但大多数是年轻马来穆斯林学生,中產阶层和专业人士。

虽然穆连会表明没有任何政党倾向,然而它频频攻击行动党和一些诚信党及公正党领袖,其反希望联盟的立场不言而喻。根据穆连会,「有威望的穆斯林候选人」必须是不涉及贪污,不靠拢外国势力和支持伊斯兰议程,这跟伊党的竞选语言吻合。

相对于伊斯兰青年运动(ABIM)和伊斯兰友好协会(IKRAM,前身为伊斯兰改革理事会)的兼容伊斯兰议程,穆连会的诉求显然是排他的。它把马来人和穆斯林的身份捆绑在一起,並製造马来穆斯林的危机意识和围墙心態。可惜的是,有些时候,排他的论述比兼容的议程更容易挑起民眾的焦虑情绪。

在某个程度上,穆连会是伊斯兰党保守伊斯兰主义和巫统马来民族主义的结合体,它一方面支持伊斯兰法修正法案,另一方面大力反对承认统考文凭。穆连会的诉求间接地把原本势不两立的伊党和巫统支持者拉在一起。它也在马来穆斯林社会不断重复「行动党强大」和「马来政治四分五裂」的观感。

挽救政治声望

穆连会的会员和支持者大多数是受过高等教育和居住在城市的马来新兴中產阶级和专业人士。他们活跃于社交媒体平台,推广他们所谓的马来人和伊斯兰议程。因此,马来人/穆斯林的不安或有一定的民意基础,不仅仅是巫统或伊斯兰党的宣传。而这股马来中產阶级的不安情绪,可能跟乡区或垦殖民居民的担忧不同。

此外,这股都市的不安情绪虽然彰显在宗教和族群认同的议题上,但背后其实牵涉到新兴马来中產阶级如何面对都市化,现代化和全球化挑战的问题。巫统和伊党非但没有在政策上去回应这些议题,反而怂恿这些不安情绪,来挽救他们日益下滑的政治声望。

在这样的脉络下,虽然不认同马哈迪的种族化思维和土团党的马来人优先议程,我可以瞭解为何希望联盟需要拉拢马哈迪势力,以抵抗穆连会,巫统和伊党的围攻。同样的原因,相对进步和兼容的马来精英如旺赛夫和玛兹理,虽然在很多想法上跟公正党或诚信党更为接近,他们却选择土团党为政治平台。

为了不流失保守穆斯林的选票,公正党穆斯林领袖在伊斯兰法修正法案议题上,持有折衷的立场。很多非穆斯林和相对世俗穆斯林对公正党的態度感到不满,然而该党不完全否定伊斯兰法修正法案议题的立场,却让公正党比诚信党更容易爭取温和的保守穆斯林的支持。

社会面对撕裂

如果我们执意为了提倡全面去种族化和去宗教化的进步议程而不作妥协,恐怕可能会不经意地把更多的马来穆斯林推向巫统和伊斯兰党。雅加达前市长钟万学的败选是一个前车之鉴。

钟万学的竞选团队过于注重爭取非穆斯林和相对开明穆斯林选票,忽略了拉拢相对保守的温和伊斯兰势力。结果,赔上的不仅是他个人的政治生涯,也撕裂了印尼社会。

希望联盟推举马哈迪作为首相和使用公正党为共同標誌,或多或少可以化解马来人不安,避免「行动党华人/基督教徒夺权」的观感在马来穆斯林社会进一步扩散。

笼统来说,希望联盟走的是中间路线,左右共治,兼容世俗与伊斯兰精神,结合全民和马来人议程,以磨合多元社会中不同的反对力量。这样的安排当然无法满足所有人的要求,也无法勾勒更大胆的政治想像。因此,来届大选如果实现中央政党轮替,那將会是政治和社会改革运动的另一个起点。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