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毕业生的起薪,未必隨著时间增长,甚至不升反跌。若比较2015年和2016年的数据,月薪低于2500令吉的学生人数增加了近10%,月薪介于2501至5000令吉的人数,却减少了11.1%。不过,薪水超过5001令吉的大学生比例,微升了1.3%。

广告

高教部是在过去2年出版的《大专毕业生追踪报告》里,发布以上数据。高教部是在学生毕业后,在毕业典礼期间向学生进行问卷调查,以追踪毕业生的情况。

2016年时,在7万2999名接受调查的学士毕业生中,有4.6%受访者的月薪超过5001令吉,17.9%人的薪水介于3001至5000令吉。薪水介于2001至2500令吉的毕业生佔最多数,即19.1%。

儘管我国的最低薪金从2016年7月1日开始调高至1000令吉,但2016年学士毕业生当中,仍有13%的人薪水低于1000令吉,另有13.7%人薪水介于1001至1500令吉。不过,文凭毕业生的薪水涨幅状况较好,月薪低于1000令吉的比例从2015年的33%减少至2016年的29.6%,而获得更高薪水的学生比例也增加了。

至于博士和硕士毕业生于2016年的薪水则明显较高,即有70.3%博士生和33%硕士生的薪水超过5001令吉,並有18.6%博士生和36.1%硕士生的薪水介于3001至5000令吉。

公正党马章武莫原任州议员李凯伦接受访问时表示,学士毕业生薪水涨幅的趋势令人非常担忧,因为大专生毕业后趋向低薪,越来越多人的起薪低于2500令吉。

「更令人担忧的是部分大专生的薪水低过最低薪金,即1000令吉,但我不了解为何出现这种情况?」

广告

他认为,当国家欲迈向高收入国时,若大专生薪水依然这么低,那未来的路就很难走了。

薪水追不上通胀

他感嘆,大专生的起薪在过去10多年来的涨幅不大,与2000年初的毕业生差不了多少。

毕业于马来西亚工艺大学资產管理系学士学位的他,在2001年出来社会从事管理方面的工作时,一般上本地公司工作的起薪约1500令吉至1600令吉,国际公司则达2000令吉左右。但他感嘆,2016年时,还有43.6%学士生的起薪低于2000令吉,薪水涨幅追不上通货膨胀。

他认为,我国经济发展並未带动薪水的大幅调涨,而且不少工作仍停留在劳力密集型的模式,依赖许多低薪及长工时的外籍劳工,商家为了降低成本,结果薪水无法大幅度调涨。

他说,虽然我国也有一些新的高科技及高收入如资讯科技的就业机会,但製造的就业机会数量不够多,职位有限。

家庭收入越低 失业率越高

除了起薪低,另一个令人担忧的现象是失业率提高。《马来西亚劳动力调查报告》显示,高等教育学歷者的失业率从2015年的3.8%提高至2016年的4.2%,而中学学歷的失业率从3.2%提高至3.5%。

黄德钦说,大多数失业生出现「3P」问题,即来自贫穷家庭、来自贫穷州属和社会地位差(较低的社会阶层)。数据显示家庭收入与失业率有关联,即家庭收入越低,失业率越高。这显示就业机会上出现不平等的现象,而教育无法带来公平的就业机会。

2016年时,有30.8%失业学士毕业生来自家庭收入低于1000令吉的家庭,24.9%来自收入1001至2000令吉的家庭,而只有15.9%来自5001令吉以上的家庭。

他补充,社会资本如家庭及朋友也在找工时扮演重要角色。约有1/3毕业生是靠朋友和家人找到工作。

「社会资本也可能帮助毕业生获得面试机会。」

该报告显示,儘管有超过70%失业的毕业生在找工,但当中有41.5%不曾被面试,有52.3%的人曾面试1至5次,而6.2%的人面试超过5次。

此外,贫穷州属的毕业生失业率也较高,如吉兰丹有34.3%,沙巴31%,登嘉楼29.3%;相反地,雪兰莪、吉隆坡和檳城分別只有17.6%、18.4%和19.5%。

80%失业者薪水要求低于3千

儘管有雇主声称学士毕业生要求的薪水太高而找不到工,但《大专毕业生追踪报告》显示,2015年和2016年有超过80%失业的学士毕业生要求的薪水低于3000令吉。

2016年时,在该报告追踪的3万1518人失业的学士毕业生(未包括选择不工作和没兴趣工作的毕业生)中,34.3%人要求2001至2500令吉薪水,20.7%人要求1501至2000令吉薪水。

附属于政改研究所的经济学家黄德钦表示,媒体及公眾一般上把大专生失业归咎于要求高薪、技能失配、沟通能力差及態度差,但该报告显示,大部分大专生並没要求不现实的高薪、很多失业生想要找工及知道自己的英文能力差,並愿意上课学习。

他补充,高薪並非失业大专生在找工时的首要考量。

报告显示,有28.7%失业生把就业保障列为首要考量,25%人最在乎是否能提供宝贵的工作经验,14.9%人最注重工作满意度,仅12.6%人把高薪视为主要考量。

黄德钦也感嘆,大专生近年来的起薪几乎停滯不前,而且加薪幅度低。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