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国会在4月7日解散,选委会宣佈第14届大选投票日將落在5月9日,许多阵营都扩大了备战大选的工作。从各阵营的大选宣言可以解读出,年轻人手中的一票,將在此次大选中扮演重要角色,因而不管是朝野政党都纷纷许下吸引年轻人的承诺。

在本届大选中,有超过197万个选民都是首次参与投票的「首投族」, 势必成为兵家必爭之地,而这些首投族们对投票和大选又抱著怎样的看法?

作为首投族,实习律师黄康贤和时事评论员林志权可说是对政治局势有一定了解的一群,他们都是在308大选前后开始在耳濡目染之下了解国內政治局势,平常都会通过各种管道来了解更多政治动向。

他们都认为,隨著大选逼近,越来越多真假新闻在各种平台上流传,首投族应该要透过正確的管道来了解政治动向,并学会做出比对该消息的可信度,才不会被有心人士误导。

林志权指出,他会透过网络平台如面子书和新网媒等了解时事动態,并將之与传统媒体如报章的新闻,或是官方的资料核实其真实性、確认其可信度。

他直言,由于平常就有在撰写专栏,他对国內政局局势相当了解,包括会自己查找资料和做出分析,也会与朋友分享。

他身边的朋友基本能分成两类,一类是对政治反应相对冷淡的17岁至20岁者,而另一群则是对政治抱持热诚的21岁至25岁首投族。

正確管道了解新闻

他发现,那些对政治反应较冷淡的朋友,可能是因为还没到达法定投票年龄,即21岁,所以对政治了解不深,反观已达到投票年龄、第一次投票的朋友,对政局反应热烈,也会非常期待投票。

黄康贤也分享,他是透过报章的新闻和评论来了解更多新闻资讯。此外,各政党的官方面子书、报章网媒的官方面子书也是他关心政治的管道之一。

他说,作为法律系学生,其周遭人都对法律、政策和政治有热诚,包括在网络或群组都会谈论现今的政治局势,也会互相交换意见。

他笑言,在大选投票日公佈之后,许多朋友都非常雀跃,包括在外地的朋友都纷纷请假回乡投票,也一直在討论、打听投票的步骤。

他坦言,隨著选举越来越近,无论是真假新闻都越来越多,年轻人需要透过正確的管道来了解更多新闻。

对于网络上经常出现对立阵营的谩骂和人身攻击的声浪,黄康贤认为,大马是个民主社会,不管谁支持哪个阵营都是各自的自由,而发表支持和批评的言论也是一种自由。

林志权(左3)和黄康贤(左4)都认为,年轻人们应该透过正確的管道了解国內政治局势,并將这些资讯做出比对,確认其可信度。左起谢劲程、叶芯鎇和苏进川。(摄影:陈启新)
林志权(左3)和黄康贤(左4)都认为,年轻人们应该透过正確的管道了解国內政治局势,并將这些资讯做出比对,確认其可信度。左起谢劲程、叶芯鎇和苏进川。(摄影:陈启新)

年轻人注重候选人素质

隨著第14届大选的脚步逐渐逼近,各阵营在各个选区派出的候选人是备受关注的课题之一,虽说我国还未达到完全「选人不选党」的境界,但许多年轻人都开始有「选人不选党」的观念,会关注当地的候选人素质。

时事评论员林志权认为,候选人的素质非常重要,尤其年轻选民意识觉醒,对于候选人的要求越来越高。

他指出,候选人应该对政治和政策有更深度的了解,不能只停留在过去,仅关注民生课题、看水沟、指路洞的时代,就觉得是尽了议员的职责。

「候选人应该再提升对于政策的了解,尤其需要有数据上的支持,这样才能培养出更多更有教育性、有实力的候选人,通过数据和政见来说服选民。」

「我也觉得候选人要给出更多论述来说服选民,而不是比谁比较烂或是打口水战,反而应该推出政策和政纲吸引选民。」

他也希望双方阵营都能派出更多年轻候选人,以关注年轻人所关注的课题,如教育、生活压力、物价和基本设施等课题。

实习律师黄康贤则认为,不管是哪个阵营,派上阵的候选人都应该是有执行力的人,真正做到「说到做到」的原则。「从歷届大选看来,一些人所做出的承诺,有些做到了,有些却只是为了要捞取政治宣传的言论。候选人们不应该光说不练,至少说出了要改善,就应该提出如何改善的方案。」

別投废票 应选出较好阵营

这两年来朝野政党丑闻、风波不断,以至于一些选民觉得两个阵营都未能令人满意。较早前,一些人在社交媒体上发起投废票活动,在网上掀起热议,甚至引来政治人物密切关注。

对于投废票论,身为首投族的实习律师黄康贤和时评人林志权都保持不赞同的態度。

黄康贤认为,一些选民认为投废票是为了表达对政客的不满,这不代表这些人不关心政治,反之是了解过各种政治议题后,对两个阵营都感到失望才会出此下策。

然而,作为公民应该要履行投票的公民义务,他认为与其悲观的一直挑剔两个阵营的缺点,倒不如观察各个阵营的优点,做出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我们应该要看他们(朝野政党)哪一个会做得比较好,真正会对接下来的几年或未来做出改变、提升生活水平,若想著一个人投废票是没关係的,那每个人都这么想岂不是会造成巨大影响?」

林志权也表示,作为首投族,应该要珍惜手中的一票,因为这一张选票得来不易,许多人都必须要千里迢迢回国投票,若能投票却投了废票是很可惜的。

「可能要5年才能投一次票,人生中可以投多少次?很多人在国外都飞回国投下这一票,若投票站很近,或有办法到投票站去投票,为什么要把它变成废票?」

AiFM主持人谢劲程则认为,投废票相当于將选择的权利交给了其他人,而这些「其他人」或许只是少数人,根本不能为大多数的人做出决定。

「领导班子(政府)是一定要投选出来的,不是说不要就不会有的,所以必须要做出选择,而不是白白浪费选择的权利。」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