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耕庄16日讯)「我年轻,但我更有衝劲及干劲!」

年仅29岁就获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钦点上阵適耕庄州议席的李奕渊,是道道地地的適耕庄人,其幼儿园、中小学均在適耕庄就学。

在「鱼米之乡」成长,从小就在海边戏水、河边钓鱼,早上上学、下午补习、骑摩哆兜风、田里晒月光等,都是他在这片土地的美好童年回忆。

李奕渊是在充满书香的小康之家长大,父母都从事教育界,家里有4名兄弟姐妹,在家里排行老二,其兄长是一名医生,胞妹是教师,胞弟也在马大攻读电脑系。

成绩优越的李奕渊,中学毕业后获得公共服务局(JPA)奖学金远赴墨尔本大学进修工程系。他大学毕业后,曾逗留在墨尔本工作了一段时间,直到2013年才回国从事建筑业。

李奕渊原本在八打灵再也担任建筑师,但获得廖中莱钦点上阵適耕庄州选区后,便辞去工作,全身投入竞选工作,以挪出更多时间与选民互动。

他接受《东方日报》专访时说,自己在2007年加入马华这个大家庭,那时他中五刚毕业。他说,当时加入马华纯粹是希望能瞭解更多有关中央政府的政策及惠民计划,並没有什么政治理想及抱负。

李奕渊沿户拜访选民,深入瞭解適耕庄选民所面对的问题。
李奕渊沿户拜访选民,深入瞭解適耕庄选民所面对的问题。

与黄瑞林50:50「我发现华裔很少主动瞭解中央政府有什么政策。我加入马华后参与了各种座谈会,得知中央政府其实有许多提供给华裔的福利及基金,但因很少人主动去瞭解,所以申请反应冷淡。」

谈及胜算时, 他认为, 自己与行动党对手黄瑞林的胜算是一半一半,因为对一个年轻人来说,年轻就是本钱,尤其他是地地道道的適耕庄人,相信乡亲父老都会给予支持。

他指出,虽然他是年轻人,他不懂自己算是大刀或小刀,但他会做好本分,让適耕庄的乡亲父老有个选择。李奕渊是针对他与黄瑞林的战役,被形容为「小刀锯大树」时,作出如此回应。

他说,適耕庄鱼寮土地临时租用准证(TOL)费用暴涨,已令渔民对希望联盟感到反感。他也表示,稻民面对干叶病侵袭时,大港国会议员布迪曼也极力为农民爭取拨款,相信能为国阵加分。

马华改革由內至外

李奕渊说,马华已在进行由內至外的改革。他指出,由于马华所做的事已被放大,造成马华不被看好,更已沦为年轻人不喜欢的政党。

「打个比喻,路人甲做了9件好事,但他只做了一件坏事,不过他的坏事就被放大了;路人乙平时没做什么好事,但他突然做了一件好事,他的好事也被放大了,我觉得马华目前的处境有点类似这样的情况。」

他说,他本身已经歷了2届大选, 过去一直都有在细心观察,也发现到马华在近年內,在积极的进行由內至外的改革。

「尤其目前,政坛上纷纷扰扰,有些政党的原则一直变来变去,对我而言,我更倾向于一个政党由內至外的改革。」

他表示,所谓由內至外的改革,就是通过自己以身作则,再影响身边其他人,以团结整个政党,乃至于整个国家。

另外,李奕渊说,他以一名华裔的立场,认为巫统大港区部主席拿督斯里嘉玛有必要为其在2年前所发表的「华人是猪」言论,作出道歉。惟他认为,嘉玛是否道歉是他个人意愿。「我经过沿户拜访后,得知適耕庄人民非常看重未来5年的发展,所以我会往这方面做好本分,与居民深入沟通,暂不理会伊党是否来到適耕庄州选区搅局。」

他希望通过行动和努力,能让適耕庄人民看到马华的努力。

適耕庄旅游业遇瓶颈

李奕渊指出,这15年来,適耕庄地方代议士及非政府组织的社团,积极开拓「鱼米之乡」的旅游行业。不过,近年来,当地旅游业似乎遇到了瓶颈,停在原点。

「我们希望能配合中央政府,將適耕庄的旅游业发展得更好,带到另一个层次。」

他说,黄瑞林在適耕庄已老树盘根15年,无可否认,这些年来,他对適耕庄的旅游业的发展及推广,作出许多贡献。「身为適耕庄村民,我们感谢黄瑞林对適耕庄的建设,不过我们更希望听到他的发展蓝图,未来要如何將適耕庄发展得更好的意见。」

此外,他也表示,当適耕庄在推广旅游业时,设立足够的垃圾桶可说是提升公民意识最普遍的动作,但有关单位却忽略了这项工作,导致前来「鱼米之乡」的游客垃圾无处可丟,引起卫生问题。

「经过我们反映后,有关当局才设立了公共垃圾桶。」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