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17日讯)大马代表团在刚落幕的黄金海岸共运会,虽然收穫7金取得超越上届(6金)的成就,但整体而言,这次的共运之旅还是失败;与此同时,这亦反映了在大马健儿在4个月时间后上演的亚运会中,將面对更严峻的挑战。

莎阿南玛拉工艺大学(UiTM)体育科学与休閒系高级讲师莫哈末-萨迪克在接受《新海峡时报》的访问时就直言,大马代表团在黄金海岸的整体表现,难令人满意;追根究底,这与选手们没有做好备战有关,而且亦证明了出我国健儿的心理素质还是很差。

「这些问题,包括没有早早做好准备、参加同一水平的赛事和及心理素质差。就以射击队的男选手为例,早些时候的表现可以很出色,但之后却变得糟糕。」

他指出:「据我所知,在去年8月的吉隆坡东运会结束后,我们的大部份选手还陶醉在当时的辉煌成就,他们除了没有展开新的备战计划,也没有参加与共运会同一水平的比赛做测试和做好心理准备。」

莫哈末-萨迪克还说,对大马代表团来说最大的「讽刺」是,已被青体部从国家体育理事会主要项目中除名的举重队,此次竟然在共运会中做出最大贡献,拿到2金1铜。

因此,他要询问国家体育学院、国家体育理事会和领奖台计划队的负责人,会如何去评定举重队的价值和地位?

亚运会挑战更大

除此,莫哈末-萨迪克还点名田径健儿、东运男子跳高冠军瑙拉治星为表现最糟糕的共运代表,因为通过领奖台计划,他获得了最多资源的帮助,包括长期在澳洲接受训练;但其他选手,都只是被安排参加本土赛事作为准备。

「所以我认为,领奖台计划队的澳洲籍总监蒂姆-纽文翰已经失职,因为他在赛前没有做好评估大马运动员表现的工作,而且一些体育总会的领导也不喜欢他的处事方式,因而给运动员带来负面的影响。」

「从我们这次的收穫来看,这和之前没有领奖台计划时根本没有分。因此,他(指蒂姆-纽文翰)应该为这次的失败负起责任。」

「坦白说,从我们健儿在本届共运会的表现来看,別想要在竞爭水平更高的亚运会中走得很远;而且,以我们的竞爭力,也只能在东南亚扬威而已!」

莫哈末-萨迪克还说,如果以这次在共运会的夺金项目作为参考,大马很难在亚运会中复製7金的收穫,因为到时,大马在举重、羽球、跳水和韵律操项目所面对的挑战更大。

本届共运,除了上述四个项目,草地保龄球也在贡献一枚金牌,但在本届亚运会中,草地保龄球却没有被列为比赛项目。

无论如何,大马代表团此次在共运会中还是有些亮点,如田径女飞人再达杜成为继G.珊蒂之后,第二位跑进女子100公尺短跑半决赛的大马选手,还有拿到铜牌的壁球男將纳菲兹万和乒乓女双何盈与可人等。

留言评论: